未知 - 第 5 部分阅读 超爱呛美人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我要书林吧小说,点击进入

????是啊!他早该想到的,依照她那欺善怕恶的性格,怎会初次见面就替他挡下那一腿。

????原来,是他误会了,而且还是一个天大的误会!

????她迅速抬起头。“怎么?知道事实后,就后悔爱上我了?”

????尹之拓轻拍她粉臀。“如果我说是呢?”

????巫艳儿气得掐着他脖子。“可恶!先前还说有多爱我——”

????因为巫艳儿激烈的动作,支橕力不佳的木制凉椅,缓缓摇动了起来,先前怪异的声响,又再度发出。

????“好了好了,我怎么敢后悔呢,我好不容易才让你回到我身边。”他抓下她的手,紧紧拥着她,深情地说道:“不论当年我们彼此交集的原因为何,我爱上你,已是既定的事实,这一辈子,我都不会后悔。”

????停下孩子气的动作,巫艳儿咬着下唇。“真的?”

????“笨蛋!这有什么好怀疑的?”尹之拓不满地睨她一眼。

????“嘿嘿。”巫艳儿笑了出来,猛力投入他的怀抱。

????忽地,凉椅再度响起刺耳的声音,没一会儿,“砰”地一声,木制凉椅瞬间分解垮了下来,坐在上头的两人,也跟着摔在地上。

????“该死的!”尹之拓忍着身上的疼痛,细心护着巫艳儿。

????“你没事吧?”她赶紧从他身上爬起,拉起他,担懮地察看。

????尹之拓摇头。庆幸凉椅的高度不高,只惹来轻微的疼痛,不至于摔得太严重。

????见他没有受伤,巫艳儿放下心,瞪他一眼。“都叫你进房去了,你还坚持在这……在这做这种激烈运动。摔疼了,是你活该啦!”

????“好吧!现在进房。”他牵着她欲往屋内走去。

????“你还要?”巫艳儿缩回手,瞪大眼。

????他们才刚刚做完呢,怎么他那么快就……

????“艳儿,我知道你很期待。可惜,我刚刚摔疼了臀部,麻烦你进屋替我按揉一下,看看有没有瘀血。或许,让我休息个几分钟,我还能努力奋战。”他邪魅地向她眨眨眼。

????巫艳儿啐了他一口,满脸羞涩地推他一把。“呿,谁期待了?!”

????尹之拓双脚踩在分解的木制凉椅上,因她冷不防地一推,脚下一滑,整个人再度摔在地上。

????“巫艳儿!”他气得大吼。

????“好啦好啦,进房帮你看看有没有瘀血。”吐吐舌头,巫艳儿拉起他,扶着他往屋里走去。

????看尹之拓捣着光裸臀部的滑稽模样,平日在手下面前的冷酷威势,瞬间荡然无存。巫艳儿死命咬着下唇,才能控制住想疯狂大笑的冲动。

????窗外的曙光跃入房内,唤醒了沉睡中的美人。

????眨了眼睫几下,等视线清晰后,巫艳儿抬起头,望向身旁仍在沈睡的男人。她轻柔地抚上尹之拓如雕刻般的刚毅面容,脑海回想起他昨日摔倒的滑稽画面,忍不住轻笑出声。

????“笨蛋啊!”她仰头咬上他的下颚。

????巫艳儿赖在他怀里,眷恋地深望着他的睡容。半晌过后,肚子响起饥饿的声响,她跨下床,穿上衣物,打算下楼找些食物充饥。

????门扉一开,陡然瞧见伫立于门外的常少奇。

????“他还在睡,可能还要等一会儿才会醒。”以为他欲找尹之拓,巫艳儿好心地说道,转身就想下楼。

????“少夫人……”

????巫艳儿旋过身,狐疑地眨眨眼。“你叫我什么?”

????“少夫人。”常少奇脸上添满忧郁,再度唤了声。

????这次,清楚听见他对她的称谓,巫艳儿眸中染上防备。

????见鬼了!

????这个常少奇总是看她不顺眼,不愿承认她这个没气质的少夫人。怎么今日竟然肯低头,恭敬地唤她为少夫人?

????就在巫艳儿疑惑之际,常少奇倏地跪了下来。

????“喝!”巫艳儿惊诧地往后一跳。“你……干么?”

????向来冷傲如他,居然肯向她下跪;:

????“请您救救她。”他泛着血丝的眼睛里净是慌乱神色。

????“救谁?”

????“梁又非。”瞧见巫艳儿疑惑的神情,常少奇再度补充道:“就是昨晚在订婚宴上,打算枪杀丁巧芸的那位女子。”

????“原来是她。”巫艳儿了解地点点头。“可是,为什么要我去救她?”

????“因为她枪杀『天鬼帮』帮主的女儿的举动,依照『天鬼帮』严厉的帮规,她……将难逃一死。”他绷紧的嗓声,夹带一丝沉痛。

????瞅着他痛苦的模样,巫艳儿沉吟一会儿,开口问道:“她,对你很重要?”

????“是的!”常少奇坚定地颔首。“三年前,我在执行帮务时,不慎受了点伤,是她救了我一命。”

????“因为你欠她一命,所以你才想救她一命?”

????“不!因为我爱她。”常少奇略显激动地说道。

????巫艳儿柳眉轻扭。“那你要我去『天鬼帮』救她回来?我凭什么上『天鬼帮』要人?”

????“因为您是冥王的妻子,『天鬼帮』定会顾忌您手上的势力,放了又非。”

????是吗?

????那个丁巧芸恨她恨得要死呢!怎会因为她一句话,轻易把欲杀自己的凶手给放了?

????“我进去叫拓好了。”她的手才沾上门把,立即被遏止住。

????“不行!依少主的个性,他不会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物,去惹上丁巧芸这个不必要的麻烦。如果,让他知道这事,他肯定会下令禁止我前去营救又非。”

????“这个嘛……”巫艳儿搔搔头,思付着。

????常少奇说得也对,依照尹之拓的个性,面对不相干的人物,他一律不管他们死活。

????更何况,要面对的人是那位棘手的丁巧芸,他躲她都来不及,哪还会愿意欠她一个人情?

????“少夫人,求求您。”常少奇重重磕头。

????“喂……娃娃脸,你别这样。”巫艳儿难为情地拉他起来。

????“少夫人……”他恳求着。痛恨自己毫无能力救回心爱的女人。

????“好啦好啦,我答应你。”巫艳儿终于点头答应。

????常少奇一喜,站起身。“请少夫人立即下令,派遣帮内的弟兄一同前去『天鬼帮』。”

????“你去调人吧!”

????想到即将要面对丁巧芸那凶狠的噬人目光,巫艳儿顿时一阵腿软,连忙唤住欲离开的常少奇,急急补充:“娃娃脸,记得多找一些人。”

????“是!”

????瞧着他飞快跑走的背影,巫艳儿苦垮着脸。

????呜呜,不知道她装凶狠的功力能否赢得过丁巧芸?

????第七章

????布置过于华丽的大屋,反倒充斥着俗气之感。

????率领着“玄冥帚国”内部十多名精悍的手下,巫艳儿一踏入“天鬼帮”,瞧见屋内庸俗至极的装潢,眉头微微皱起。

????众人在大厅内等待了半晌,终于见到丁巧芸的身影出现。

????“怎么?带那么多手下来,是想拆了『天鬼帮』?”一见着巫艳儿,丁巧芸脸色刷上不悦,嘲讽道。

????“我是来请你放过一个人。”巫艳儿以眼神示意,要一旁满脸焦急的常少奇稍安勿躁。

????“放人?”丁巧芸坐在沙发上,审视着修剪整齐的指甲,微微哼了声。

????“想请你放了梁又非。”巫艳儿在她面前的沙发上坐下,十多名手下站在她身后,一字排开。

????“你凭什么要求我放过一个想杀我的凶手?”丁巧芸阴冷的目光凶狠地射向巫艳儿。

????巫艳儿震了一下,稍微挪动了下身躯,掩饰方才慌乱的痕迹。“你要什么条件,才肯放过她?”

????“那么着急那女人的性命,难道,是你派她来取我性命的?”

????“你想太多了。”巫艳儿翻翻白眼。

????昨晚她才知悉有丁巧芸的存在,她怎么可能是派凶手暗杀她的主谋?!

????“如果主谋不是你,那我十分讶异『玄冥帝国”的人,会如此喜好干涉别人的家务事。“

????“该死!你到底放不放人?”懮心粱又非安危的常少奇,失控地吼了出来。

????“不放。”丁巧芸冷笑。“『玄冥帝国』若想要我放人,就让尹之拓亲自过来跟我谈。”

????巫艳儿一听,瞪着她。“我身上拥有冥王的印记,我足以代表他本人。”

????她就知道丁巧芸这女人仍在打尹之拓的主意。

????倏地,妒火狂燃的丁巧芸,目光变得更加狠戾。“尹之拓有那么多女人不选,偏偏选上你这空有美貌、毫无大脑的女人,真是没眼光!”

????居然敢对她人身攻击?!

????太过分了!

????巫艳儿生平最痛恨人家讥笑她是空有外表的花瓶,如今,丁巧芸又狠狠踩上她的禁忌,她心中的怒火渐燃,先前的懦弱已不复见。

????“够了!一句话,你放不放人?”巫艳儿一站起身,常少奇与多名手下立即往前迈了几步。

????现场的气氛瞬时凝重了起来。

????“昨晚我就把那女人杀了。”丁巧芸不想再跟她周旋,站起身,就想离开。

????“该死!”常少奇眸中染上悲痛色彩,激动得欲冲上前。

????“冷静点。”巫艳儿拉住他的身子。“是不是真杀了梁又非,得等我的手下搜过整间『天鬼帮”才知道。“

????“你敢?!”丁巧芸止住步伐,进出吼声。

????巫艳儿从身旁一名手下的手中抢过手枪,瞄准丁巧芸。“那就试试看我敢不敢呗!”

????这时,“天鬼帮”的数名手下听见主人的怒吼声,纷纷冲人大厅,“玄冥帝国”的人马也立即持起枪,与他们对峙。

????“进去搜!”巫艳儿吩咐着几名手下。

????“站住!这是『天鬼帮』的地盘,岂容你们如此撒野?!”丁巧芸怒喝。

????“谁敢阻止我,就是与冥王作对。”巫艳儿冶硬地说道。

????“天鬼帮”在场的几名手下,听见巫艳儿的话,缓缓停下动作,显然十分顾忌尹之拓的强大势力。

????见状巫艳儿满意地一笑,她催促着手下。“动作快一点。”

????丁巧芸气得全身发抖,却拿蛮横的巫艳儿没辙。

????数十分钟过后,“玄冥帝国”的手下在屋子的后院,找到了被折磨得一身是伤的梁又非。

????当梁又非一出现在大厅,常少奇迅即冲上前,紧紧拥着她。

????巫艳儿挑起眉,暗自庆幸着——幸好没听信丁巧芸的鬼话,要不就错失了救人的机会。

????“人我带走了,有何不满,欢迎上『玄冥帝国』找我。”

????“该死的!”丁巧芸咬牙咒骂,压抑不住心中的滔天怒火,也下再忌讳巫艳儿手上的枪枝,冲上前就想赏巫艳儿一巴掌。

????巫艳儿飞快扣下扳机,子弹从她身旁划过,射上后方摆置于檀木柜上、一座鬼王造型的琉璃雕像。

????价值不菲的上等琉璃,应声碎裂。

????顿时,大厅中静得仿佛连一根针掉落地面的声音也听得见。

????常少奇瞧见巫艳儿射破那座鬼王琉璃,惊得松开怀中的梁又非,脸色瞬间变得惨白。

????见丁巧芸沉默不语、脸色苍白,巫艳儿满意地微笑。“不跟你玩了,我要走了。”

????离开那么久,尹之拓也应该睡醒了吧!她得快点赶回去,省得被尹之拓发现她带着一群手下,杀到别人的地盘上撒野。

????巫艳儿根本没发觉自己的手下皆被她方才的举动所惊吓,领着他们就想往门口迈去。

????忽地,巫艳儿顿住步履,回过头望向丁巧芸。“对了!我不是花瓶,再叫我一次花瓶,别想我会放过你。”话一落下,她迈步离开“天鬼帮”。

????众人一踏出屋外,巫艳儿拍拍常少奇的肩头,灿灿一笑。“想不到装凶狠,是如此威风的事,哈哈哈!”看样子,她十分得意自己那一枪吓坏了丁巧芸。

????“是挺威风的。”常少奇蹙眉,喃喃地说道,心中窜过不祥的预感。

????待“玄冥帝国”的人马带着梁又非,离开了“天鬼帮”的范围后,站在二楼阳台观望的丁烈,脸上挂满阴狠的笑。

????计划,开始了。

????数辆豪华的高级房车在“玄冥帝国”的主屋前停下,下车后,巫艳儿不忘嘱咐那些手下,记得守口如瓶,千万不能让尹之拓知道她嚣张抢人的行径。

????巫艳儿踏入屋内时,美丽的唇线隐约流露出得意的笑痕。

????原先她还以为丁巧芸有多凶恶,未料她才开一枪,丁巧芸就吓到不敢妄动。

????哈哈!她早该料到瘦瘦弱弱的丁巧芸,哪有啥本事呢?顶多和她一样喜欢装凶狠罢了!

????“咦,你睡醒了?”见着尹之拓捧着书坐在义大利牛皮沙发上,巫艳儿立即走了过去。

????“醒很久了。你去哪了?”尹之拓疑惑地瞅着那双含笑的明眸。

????“散步。”巫艳儿胡乱找个借口,心虚地移开视线。

????尹之拓再望了她几下,却捉不清怪异的感觉,只好重新埋回书中世界。

????这时,常少奇拥着虚弱的梁又非进入内厅。尹之拓听闻脚步声,抬起头,瞬间,一双黑眸变得十分锐利。

????“她怎么会在这?”他沉声问道。

????“路上巧遇,就带回来了。”巫艳儿对常少奇眨眨眼,示意他赶紧带梁又非进去擦药,这里交给她就行了。

????“巧遇?”尹之拓眯起眼,望着巫艳儿,哼了声。

????“是啊!”巫艳儿眼珠子飞快一转,转移话题。“你屁股好点了没?我记得昨晚你的屁股摔伤,有一点点瘀血呢,还痛不痛?”

????几名站在内厅手下听见巫艳儿的话,好奇地望向主子粘在沙发上的臀部。原来向来尊贵的主子,屁股也会摔伤啊!

????眉头拢了起来,尹之拓轻咳了下,低声道:“现在别说这个。”

????“什么别说?昨晚我紧张死了,你一直喊屁股疼,拚命叫我帮你按摩,一整夜都不肯让我睡,我很担心你耶!”这次,巫艳儿避开尹之拓的注意视线,拚命向常少奇摇头,叫他们快点躲进去。

????“现在还疼不疼?我再帮你看看好了!”巫艳儿伸出纤手,摸上他的裤头,打算当众替他脱下裤子。

????霎时,几名手下被巫艳儿的举动吓得瞪大眼。

????“艳儿,别闹了!”尹之拓拍开她的手,眼角余光瞄见那两个偷偷走上楼梯的身影。书本用力合上,略带愠怒地命令:“站住。”

????听见主子的话,常少奇一僵,牵着梁又非走回他面前。

????“拓……”

????“闭嘴!”尹之拓喝止又想开口的巫艳儿。

????死了!

????察觉他真的动怒了,巫艳儿噤了声,乖乖地坐在沙发上,一动也不敢动。

????尹之拓深黑的眸瞳与梁又非那双冷然的眼眸对视,心底则暗自佩服她毫无畏惧的勇气。

????“『天鬼帮』的阶下囚怎么会在这?”他不信以丁巧芸的个性,会如此轻易放过欲杀害自己的凶手。

????室内,很静很静,没人有回答尹之拓的勇气。

????“回答我!”他添加了声量。

????“是我把她带回来的。”

????身畔飘出娇柔的嗓音,尹之拓望向巫艳儿。“你?我不相信丁巧芸愿意让你把她带回来。”

????“不会啊!一听到我要人,她就立刻放人了。”巫艳儿眨眨眼,说谎说得脸不红气不喘的。

????知悉她在撒谎,尹之拓眸中燃起怒火。

????“不关少夫人的事,是我求少夫人帮忙的。”常少奇握紧了梁又非的手,向尹之拓坦承。“早在三年前,我就与又非相恋,后来因为某些原因,又非决心离开我。直到昨晚,在订婚宴上看到又非被『天鬼帮』带走,我才知道这三年来,我从不曾忘记她,爱她一如往昔。我不能任她因『天鬼帮』的帮规而被处死。”

????静默的梁又非听见常少奇的话,眸中闪过复杂的情绪。

????“所以你才找艳儿帮忙,你们几个一起杀到人家的地盘,当众抢人?”尹之拓开口。

????“是!”

????尹之拓望向梁又非,陡然捕捉到她回视他的目光窜过一丝异光。他剑眉拢起,不停地思索着,那道冷敛的异光意味着什么。

????“丁巧芸坚持不放人,我们没办法,只好动手抢人呀!总不能任由她杀了又非吧,这样子,娃娃脸会痛苦一辈子的耶~~”巫艳儿偎在他肩头,柔柔地撒娇。

????“好啦,你别生气了,顶多晚上帮你的屁股多按摩几下。”

????尹之拓轻弹她粉额。“现在你和少奇倒是站在同一阵线了。”

????“当然。他喊我少夫人,我当然要罩着他啊!”巫艳儿娇笑,庆幸警报解除了。

????适时,一名手下走进内厅,禀告着“天鬼帮”的帮主求见。

????“带他进来。”尹之拓吩咐。

????巫艳儿蹙眉。

????要死了,好不容易才安抚完尹之拓的怒气,“天鬼帮”的人又来干么?

????一会儿过后,丁烈带着丁巧芸与几名手下进入内厅。

????常少奇知晓丁烈找上门来的主因,是因为巫艳儿射破了那座鬼王琉璃,他心中暗叫一声糟,牵着梁又非退至一旁。

????“阿拓,如果你们『玄冥帝国』想要人,一句话,我一定放了她。你的妻子又何必开枪射破我们『天鬼帮』的镇帮之宝?”丁烈一见着尹之拓,随即爆出不满。

????闻言,尹之拓脸色一沉,凝重地瞪着巫艳儿。他没料到,除了抢人以外,她居然还把人家的镇帮之宝给毁了。

????“我不是故意的。”巫艳儿垂下头,用只有尹之拓听得见的声音说道。

????她只是想暍止丁巧芸的动作,没想到会不慎打破那座琉璃雕像。

????“阿拓,你也知道,镇帮之宝对一个帮派来说,具有多重大的意义。你的妻子竟一句话也不说,直接把我们帮派的宝物给毁了,往后,你要我们『天鬼帮』在道上如何立足?”

????“依照我们『天鬼帮』的帮规,毁坏镇帮之宝,理当杀无赦。”丁巧芸开口,愤恨的目光瞪向巫艳儿。

????巫艳儿身子一颤,尹之拓发觉了,握着她的手。“想要她的命?不可能!”

????“阿拓,那你说说这事怎么解决?难道,要我们『天鬼帮』被其他帮派嘲笑,连个镇帮之宝都护不住?”丁烈说。

????沈吟半晌,尹之拓开口:“这样吧,我妻子犯的过错,由我承担。我愿意摆上几桌,当着所有帮派的面前,向你『天鬼帮』致歉。”

????“少主……”一旁的常少奇听了,惊讶出声。

????尹之拓贵为黑帮之首,要他向一个小帮派当众致歉,那有多难堪啊!

????“不行——”巫艳儿抬头,望着他。“错是我犯的,我不要你替我承担这种屈辱。”

????“闭嘴!”尹之拓沈声朝巫艳儿暍道。

????“由你冥王承担错误,那不就便宜了这女人。”丁巧芸再度开口,所吐出的每一句皆针对巫艳儿,存心不让她好过。

????“让尊贵的冥王当着所有帮派面前,向我们『天鬼帮”设宴致歉,那我可承担不起。“丁烈嘴边勾起不怀好意的笑。

????“那你打算如何?”尹之拓冶眸射向他。“如果想要艳儿的命,那是不可能!”

????言下之意,就是如果“天鬼帮”坚持取巫艳儿的性命,“玄冥帝国”将不在乎会遭受各帮派的指责,定会为了保全巫艳儿的性命而毁了“天鬼帮”。

????“这可麻烦了……”丁烈捋着胡子,沉吟。

????“东西是她当着我的面打破的,就让我跟她打一场。如果我输了,就算是我技不如人,毁坏鬼王琉璃一事,我们『天鬼帮』也没资格计较。如果她输了……”丁巧芸嘴边勾起冷笑。

????如果身为冥王之妻的巫艳儿打输了,冥王将被各帮派嘲笑,竟然娶了这样一名不中用的女人当妻子。

????尹之拓钦眉,欲开口,却被巫艳儿抢先了。

????“打就打!”巫艳儿站了起来,冲口而出。

????“艳儿!”尹之拓愠怒地唤道。

????她知不知道自己答应了什么?!

????“好,时间就订为一个月后,地点届时我会派人通知。”丁巧芸立刻说道。

????“既然冥王的妻子都答应了,那就让小女跟她打一场。”丁烈说道。“这样也不必委屈冥王纡尊降贵,向我们设宴道歉,让冥王将来在道上难以抬起头来。”

????“我不许!”尹之拓厉吼,一脸铁青。

????“我说打就打!”巫艳儿扬起下巴,回瞪着他。

????她不要尹之拓为了她,去跟“天鬼帮”致歉,而被其他帮派嘲笑。

????“事情就这么定了,我们先离开。”丁烈挥手,带着“天鬼帮”的人马离开。

????“巫艳儿!”尹之拓站起,首次被巫艳儿的任性逼疯了。“你知不知道答应与丁巧芸对打,你很可能会没命?”

????他真想剖开她的脑袋,看看里头装了什么。为何她就是不能明白他宁愿替她忍下屈辱,也不愿见她有任何危险。

????“你看不起我?”她病计鹧邸?br?/>

????都还没开始打,他就认定她输定了?

????“对!”胡乱扒过头发,尹之拓也顾不得直言会伤了她的自尊。“平时你见到丁巧芸,吓都吓得要死,你怎么跟她对打?”

????“今天我发现原来她也只会虚张声势罢了,我才开了一枪她就吓得要死。况且,她长得如此瘦弱,我才不信她有多会打。”巫艳儿一径认为丁巧芸在鬼王琉璃射破时的静默,是因为被她那一枪吓呆了。

????“你别小看丁巧芸了,她自幼生长在武术之家,她怎么可能不会打?”

????“谁说生长在武术之家一定会打架?总会有例外的。”巫艳儿睨了他一眼,冷哼。“比赛都还没开始,你不要触我霉头,我一定会打赢她的!”

????“该死的,巫艳儿……”瞧她扭身就走,尹之拓气得狂吼。下一瞬,与她反方向离开。

????直到他们两人不欢而散,一直伫立一旁观看的常少奇与梁又非才有所动作。

????“走吧!我先替你脸上的伤上药。”叹了口气,常少奇拥着梁又非往楼上迈去。

????常少奇细心地替梁又非脸上、手臂上多处的伤口,上药、包扎。

????梁又非沉敛的凤眸凝视着常少奇温柔的神色,心中漾过波波情潮。

????“幸好一向泼蛮、爱折磨人的丁巧芸,没有一抓到你就立即把你杀了,受了她几鞭,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。”他收拾着药箱,柔声说道。

????“为什么要救我?”

????当年分手,她只随口说了一句两人不适合,便离开他,丝毫不理会他的伤痛。理当来说常少奇应该恨定她了。没想到,他见到她有危难,仍愿意救她。

????“因为爱你。”他朝她淡淡一笑。

????听见他的回答,梁又非低垂下眸,掩饰一抹精光。

????“为什么要枪杀丁巧芸?”常少奇抚上她那张略嫌苍白的容颜。

????“因为,那是计划的开始。”直视着常少奇的双眸,梁又非一语双关地吐出。

????“什么计划?丁巧芸哪里得罪你了,让你不顾自己安危,执意当众枪杀她?”他轻抚她脸上的伤处,心疼她的莽撞为自己带来这场灾难。

????梁又非唇畔噙着似有若无的笑,眸光落在不知名的远方。

????常少奇叹了口气,轻轻将她拥入怀中。

????三年前,他不慎受了伤,幸而有她搭救。自此,情愫逐渐在两人心底滋生。但,对他而言,她总像一团谜,一团解不开的谜。

????因为他爱她,所以她不愿回答的事情,他向来不会逼迫她,连三年前她的不多作解释就分手,他也不逼她,沈默地任由她离开自己的身边。

????三年后,两人再度相见,她,仍是将自己锁在自己的世界中,不愿让他走入她的心房。

????偎在他怀中,梁又非思索半晌,缓缓地开口:“冥王很爱他的妻子?”

????“是。所以不论是谁想伤害少夫人,少主一定会杀了那个人,以保全她的性命。”

????“是吗……”她轻声飘出,思绪态意流转。

????“这次能救你回来,还得感谢少夫人。若非她的相助,我恐怕再也无法见到你了。”他吻着她唇,低喃着:“又非,留下来,别再离开了。”

????梁又非微勾嘴角。“我真的得好好感谢她将我救回『玄冥帝国』。”

????“这么说,你愿意留在『玄冥帝国』了?”常少奇一脸兴奋。

????她仍是淡笑不语。

????猝然,房门被人用力撞开,怒焰高涨的巫艳儿冲了进来。

????常少奇放开梁又非,站了起来。“少夫人?”

????他十分感谢巫艳儿为了他,挺身救回梁又非,先前对她的排斥感也逐渐褪去了。可是,她那没气质的举止,仍是让他感到头疼啊!

????“娃娃脸,一个月后,我能不能打赢丁巧芸,就全靠你了!”巫艳儿猛力往他肩头一拍。

????“我?”常少奇瞪大眼。

????“没错!从今天起,你得负责派一些手下教我武术。”美眸闪烁着坚定神采。“哼哼,我不会让那该死的尹之拓看扁我的,我一定会赢!”

????听着巫艳儿坚定的语气,常少奇担懮了起来。

????她,真的打得赢吗?

????三名被派遣过来教导巫艳儿武术的精锐手下,评估过巫艳儿的身手后,决定让跑没几步便气喘吁吁的她,先锻链好体力,再进行其余的训练。

????接下来五天,巫艳儿不断在“玄冥帚国”附近的产业道路上跑步。跑完了,又回到大屋内练习仰卧起坐、伏地挺身。

????向来娇弱的她,每天累到来不及吃晚饭,便直接回房倒头就睡。

????与她已冷战五天的尹之拓,将她疲累的模样瞧在眼底,满是心疼。但,又想起她自作主张答应丁巧芸的挑战,他就气得不想和她说话。只能每天躲在暗处,心疼地看着手下对她做严格的训练。

????今晚,结束了一天的训练,巫艳儿勉强橕着酸累的身子冲完澡,才倒上床铺,呼呼大睡。

????坐在饭桌前的尹之拓,看着巫艳儿惯坐的位置上,仍是空无一人,顿时没有胃口,沉着一张脸走回书房。

????坐在书桌前不断翻着书,但,一个字也没瞧进眼里。迟疑了半晌,他终于起身迈向主卧室。

????房内,流泄着一地的晕黄夜灯。

????尹之拓放轻步伐,移近那张豪华大床,探指轻触巫艳儿那张写满倦累的粉脸。

????宁谧的室内,响着她轻细的鼾声。

????尹之拓眸中闪过不舍,掀起被单坐上床畔。顿时发现,巫艳儿冲澡完连套件衣服的力气都没,直接光裸着身子上床。甚至,连那一头鬈长的秀发,都还是湿的。

????叹了口气,他走至一旁拿过毛巾,替她擦拭着一头湿发。“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?”他无奈地在她耳畔低喃。

????擦拭完她的秀发,尹之拓掀开被单,审视着娇躯。当他手触上她那双僵硬的双腿时,更加心疼了。

????接着,他离开了一会儿,回来时手中倒是多了一瓶药酒。他将药酒倒在手上,温柔地替她紧绷的肌肉按摩。

????沈睡中的巫艳儿,嘴畔飘出细微痛哼。尹之拓听见了,自责地低咒了声,赶紧放轻力道。

????不知过了多久,尹之拓终于停下动作,躺在她身旁。他一躺下,巫艳儿便自动地移了过来,环抱着他。

????抚着她柔细的发丝,尹之拓唇办贴着她粉额,轻唤:“艳儿?”

????由于巫艳儿实在太疲累了,尹之拓唤了十几声,加上轻推她一把,她才微微蠕动身子,有所回应。“嗯?”但她眼眸仍是紧粘着,舍不得睁开。

????“艳儿,放弃好不好?我不在乎跟其他帮派致歉,我不要你那么辛苦的磨练自己,更不要你遭受任何危险。”他低头不停地吻着她。

????他们两人分别七年,奸不容易才重修旧好,他实在是不想因为这事,与她冷战,伤害彼此的感情。

????可是,为什么她就是不肯妥协呢?

????“嗯……”嫩唇中又逸出嘤咛。

????许久过后,巫艳儿毫无回应,尹之拓稍稽拉开距离察看,才发现她根本从未清醒过。

????尹之拓拥着熟睡的她,再度叹了口气,睁眼至天明。

????第八章

????体力锻链持续了将近一个星期后,训练课程也算有了一点点进展。

????巫艳儿顶着大太阳,坐在草地上,专心看着眼前两位手下对打的姿势,看着看着,眉头越来越蹙拢。

????“少夫人,看得懂吗?”站在一旁的常少奇问道。

????巫艳儿下意识揉揉膝盖处,上头的瘀血是日前跑步不慎跌倒撞来的,还隐隐作痛着。

????她吞了口唾沫说:“这个晚一点再练好了,我们先练别的。”

????“少夫人想练什么?”

????“射击。”这样就不用摔来摔去的了。

????常少奇愣了下。“射击?少夫人与丁巧芸的比赛项目中,有这一项吗?”

????“为免我打赢她了,她不服气想袭击我,我当然得把枪法练准一点,才能对付她、保护自己啊!”巫艳儿似乎认为自己赢定了。

????常少奇一听,尴尬地咳了下。“那就先训练少夫人的枪法吧!”

????“说做就做,走吧!”巫艳儿一声令下,大伙儿迅速地转移阵地,来到主屋后方的室外射击场。

????其中一名手下,拿着枪枝为巫艳儿解说着。

????一旁的常少奇瞥见梁又非站在草坪的另一端观看,他微微一笑,朝她走了过去。

????“你的伤都好了?”

????“嗯。”粱又非深怕自己会陷溺在他那双温柔的眼底,于是将眸光摆在前方的巫艳儿身上。

????“这几天,睡得不好吗?”他探出手,摸上她的黑眼圈。

????“还好。”她往后一退,避开他的触碰。

????常少奇发现了,嘴角牵起惆怅的笑。

????“这阵子『玄冥帝国』内的每个人,似乎都将注意力摆在巫艳儿与丁巧芸的比试上。”

????“是啊,如果少夫人输了,道上的人一定会嘲笑少主,选了一名弱女子来当妻子。所以,帮内每个兄弟,都很替少夫人着急。”

????“你猜,谁会赢?”梁又非终于肯偏头望向他。

????常少奇一楞,面对心爱的她,却又不得不实话实说。“这还用猜吗?丁巧芸自小就接受了各种武术训练,而少夫人……”他顿了一会儿,笑得有些尴尬。

????“这次的比试,恐怕没那么单纯,一心想当冥王之妻的丁巧芸,应该会想尽办法除掉巫艳儿吧!在比试场上,拳脚无眼,而且巫艳儿又是自愿比试的,如果丁巧芸打死了巫艳儿,道上谁也没资格说这是丁巧芸的错。”梁又非分析道。

????“没错!每个人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