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知 - 第 6 部分阅读 老公不上道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我要书林吧小说,点击进入

????因为同样的疑问,对她而言是肯定的,她依旧深爱着昀谦,正是因为将他当成了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存在,才会想用全部心力寺护他,却反而落得让他责备自己管太多,让他无法呼吸……

????因为太烦人,让他喘不过气了,所以他会顺势放手,不要她了吗?

????想到这个可能,阮如懿只觉得一阵恶寒袭上心头,难受得紧紧环抱自己。

????但她勇敢地眨眨眼,没让泪流下。

????如果结局真是如此,她舍不得,不甘心也不愿意,仍然会黯然接受,因为她深爱那个男人,舍不得将他绑在自己身边受苦,既然他不爱了,她只能放手,祝他幸福。

????可是,只是想象这个可能,她就心如刀割,真要面对,只怕她会崩溃。

????阮如懿摇摇头,试图甩掉脑袋里的灰色思想,忽然警觉自己如果再继续每天关在房子里,对着墙壁胡思乱想,自己吓自己,恐怕忧郁症就要提早报到了。

????“不行,每天待在这里不是办法。”

????虽然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、该做什么,不过她决定出去走走,或许会突然有些想法也不一定。

????决定了,她便换衣出门,漫无目的地随便搭上一辆公交车,浏览窗外街景。

????忽然,她发觉景色逐渐变得熟悉,占地广阔的连栋建筑由远而近,一个个可爱的小人儿正蹦蹦跳跳地朝它走去。铃……阮如懿下意识地按了下车铃,立刻起身下车,远远地望着儿子就读的小学。她不觉莞尔,以为自己是漫无目的,原来潜意识已经作了决定。

????做母亲的果然还是会思念自己的孩子,其实前晚儿子一和婆婆旅游回来,小姑立刻借着带儿子回家的机会,让他们母子俩偷偷见过一面,不过才隔了一天,她又想念起宝贝儿子了。

????幸好她现在的住处和家里方向相反,不太可能在路上遇到,因此老公开车送儿子上学时,只要她别太靠近,再找个隐僻点的位置,老公不会发现她的存在,所以她大胆往学校再靠近一些,然后隐身在一棵大榕树旁。

????时间虽然不早,但是依老公爱赖床的习惯,能赶在迟到前送儿子到学校就不错了,不可能还提早过来。有这样的把握,所以她耐心等候,果然不久便远逮瞧见老公银色的休旅车一路开来,在距离校门口不到十公尺的地方停下,门一开,宝贝儿子立刻跳下,挥手和父亲道别。

????“玮仁!”

????等老公开车离开,她立刻快步上前喊住正要冲进校门的儿子。

????“妈妈!”

????没想到妈妈竟然会出现,姜玮仁喜出望外,也不管会不会被同学瞧见笑他,他立刻跑上前给妈妈一个大大的拥抱。

????“妈妈,我好想你喔?!”

????儿子用软软的可爱嗓音撒娇,听得阮如懿的心都快融化了。

????“妈妈也想你,所以才来看你啊!”她笑着揉揉儿子柔顺的短发。“有没有吃早餐?”

????“有,爸爸买了干酪三明治和奶茶让我在车上吃。”

????“奶茶?”她皱起眉。“怎么没喝鲜奶?妈妈不是说过,不可以喝奶茶吗?”

????“家里鲜奶没有了,爸爸忘了买,早上又起太晚,来不及做早餐,所以在路边的早餐店买。爸爸问我想喝什么,我就……”小男孩心虚地笑笑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????“冰的还是热的?”

????“……冰的。”姜玮仁嗫嚅说完立刻讨好地牵住母亲的手轻晃。“妈妈,就一次,下次我不敢了,你不要生完爸爸的气又生我的气,一直不回家,你放假不在家的时间我也会乖乖听话,真的!”

????“妈妈不生气,妈妈只是担心你早上喝冰的东西,肚子会不舒服,而且奶茶虽然好喝,可是没什么营养——”阮如懿一顿,忽然苦笑。“玮仁会不会和爸爸一样,觉得妈妈太严格、管太多,很烦人?”

????“不会,我知道妈妈都是为我好,是我自己不听话。”小男孩停顿一会儿,皱着鼻子补上一句。“不过我比爸爸听话,不会把妈妈气得身体不舒服,要一个人去别的地方放假休息。”

????姑姑告诉他,妈妈在家里工作和他读书、考试一样辛苦,他有寒暑假可以休息,妈妈却一天假都没放过,真的很累,加上他和奶奶去旅游的时候,爸爸不听话,惹妈妈伤心,身体跟着不舒服,所以妈妈决定要给自己放个“暑假”,去一个不用工作的地方好好休息一阵子。

????姑姑还说,虽然他一定舍不得跟妈妈分开,但是为了妈妈好,不可以哭着求妈妈立刻回来,也不可以吵着要跟妈妈在一起,要让妈妈放心休息,妈妈才能快快恢复健康,开开心心地回家。

????哼,都是不乖的爸爸害的,连累他也跟着要和最爱的妈妈分开。

????“嗯,我们玮仁真是很听话的乖孩子,不听话的爸爸根本没得比。”她捏捏孩子瞬间扬起的得意笑脸。“所以妈妈不在家这段时间,你要自己照顾自己,也要帮忙照顾爸爸,替妈妈盯着他别乱吃、乱喝东西,早早睡觉,好吗?”

????“好。”他一口答应。“妈妈你别担心,我会帮你管好爸爸,你放心休息,放完假早早回来喔!”

????“好。”阮如懿怜惜地拍拍儿子小脸蛋。“好了,快进教室,不要迟到了,妈妈改天会叫小姑姑再带你出来玩,但是不可以让爸爸知道喔!”

????“好。那我进教室了,妈妈再见!”

????小男孩挥挥手,转身进学校。阮如懿看着儿子的身影消失在长廊尽头,这才转身离开。

????如果不是儿子赶不及上课,她真想多和他聊几句,也想问问他,自己不在家的这几天,爸爸的反应如何?有没有提到很想妈妈、希望妈妈快点回家?

????仰望天空,她不禁弯唇苦笑。

????看来她真的得找些事情来做,转移自己的注意力,否则不知何时才能结束的思念可难熬了……

????第8章(1)

????老婆不过一个星期不在家,姜昀谦已经快疯了。

????这九年来他用的都是“爱妻闹钟”,老婆每天准备好香喷喷的早餐,便会进房叫醒他享用,他早就连闹钟要怎么调都忘了,更忘了被闹钟惊人的铃声吓醒有多令人精神衰弱。

????他更不知道,每天送儿子上学居然是这么累人的差事,因为和自己上班的方向不顺路,向来都是由老婆开着她的小车送儿子去学校,现在少了她帮忙,他每天都得痛苦地提早一个半小时起床,像部队赶操练一样地又忙又赶,还三天两头跟着一群家长陷在车阵中,几次害儿子差点迟到,急得在他耳边哇哇叫,油门一踩,红单多收了好几张。

????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儿子够聪明,下课不赶时间,老婆便早早训练他自己搭公交车回家,否则每天要过去接儿子下课再回来继续工作,他用想的就头大。

????只是让儿子一个人待在家里等他回去,他一样不放心,好不容易托人紧急找了个家教兼保母,可以待到晚上八点,但是才上任两天就被调皮的儿子气得宣告放弃,儿子还很理直气壮地告诉他,是他把妈妈气跑,就该代替妈妈照顾他,不然就去把妈妈找回来。

????难得地,他无言以对。

????毕竟儿子说的是事实,如懿就是儿子最有耐心和爱心的家教兼保母,要不是他把老婆气跑,哪来那么多麻烦?

????只是,她未免也太无情了。

????已经离家一个星期,什么事都透过小妹和他联络,也不接他电话,真的是气到连他的声音都不想听的地步?

????他想她想得要命,就算能听听声音也好,她倒是绝情,人不想见、声音不想听,把儿子丢给他之后,就真的懒得理他们父子,完全出乎他意料。

????惨了,该不会老婆独居后忽然发现没他们父子俩碍手碍脚,日子过得轻松自在,下定决心要抛夫弃子,追求她自由自在的新生活,一去不回头了?

????难道他这个老公真有那么失败,一点都不值得留恋?

????还以为老婆爱他爱得要命,这辈子都不可能离开自己,现在看起来,似乎只是他自信过剩、一厢情愿的想法。

????铃~~

????办公桌上的手机响起,打断了姜昀谦的烦躁思绪,一看是家里打来的电话,他不敢耽搁,立刻接听。

????“喂?”

????“爸爸,我肚子好饿,你什么时候回来?”姜玮仁下课回家一个人好无聊,越等肚子越饿。

????“爸爸会尽快处理好手边的工作,早点下班回家。”

????他低头看了一眼表,虽然公司是自家开的,可是今天的工作刚好都有时效性,不能放着不管,估计最快也还要两个小时才能下班。

????“不然你先去附近那间炸鸡店买个鸡排吃,晚上爸爸再带你去吃大餐。”他心疼地帮儿子想个暂时解饥的方法。

????“不可以。”儿子在手机那头想都没想便一口回绝。“妈妈说过,一个星期最多只能吃一片鸡排、一只炸鸡腿,再多会变成大胖子。我这个礼拜的分都吃完了,不可以再偷吃,不然妈妈知道会生气。爸爸惹她生气,我又不听话,妈妈一直放假不回来怎么办?”

????姜昀谦听着儿子的童言童语,嘴角不由得微微上扬。

????这些年,他忙着跟大哥一起拓展公司业务,回家大多负责“玩儿子”,教养的重任几乎都由如懿一肩扛起,他知道如懿把孩子教得很好,却没想到比他原本以为的还要更好。

????妈妈明明不在家,就算吃上十片鸡排也不会有人知道,但这孩子依然信守答应妈妈的话,也不因为没人管而为所欲为,相较之下,他这个老是对妻子的善意叮咛阳奉阴违的老爸,真是有些汗颜。

????“爸爸,我也不想吃大餐。”连吃一星期的餐厅,姜玮仁真腻了。“我好想吃妈妈煮的咖哩饭,还有葱爆牛肉、炒山苏……”

????听儿子一道道念着老婆的拿手菜,姜昀谦口水都快流出来了。

????都说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,就要先抓住他的胃,阮如懿何止抓住他的胃和心,根本五脏六腑都握在她手里,害他这阵子像游魂一样,浑身上下都不对劲。

????“玮仁,爸爸知道外面卖的东西没有妈妈煮的好吃,可是现在妈妈不在,爸爸又没妈妈厉害,会煮那么好吃的饭菜,你就委屈一点,爸爸带你吃什么,你就吃什么,好吗?这样吧,你不是想吃咖哩饭?爸爸待会儿下班就买咖哩饭回家给你吃,好不好?”

????“……好。”

????“那你乖乖做功课,爸爸也要工作,不聊了。”

????“嗯,爸爸再见。”

????和儿子的通话结束,姜昀谦心里满是歉疚。

????即使说了要买咖哩饭回家,儿子回复的口吻依然没有一丝欣喜,毕竟不是妈妈亲手煮的,即使是名店名菜,再怎么好吃也敌不过孩子最熟悉的妈妈的味道。

????只是他想帮也帮不上忙,因为孩子的妈根本不和他联络,要他去哪里找孩子思思念念的饭菜香?

????不想了,想也没用。他放下手机,挺直腰杆,集中精神开始处理公事,才能早点回家陪儿子。唉,父兼母职的日子,他到底还得熬多久?

????因为挂念儿子,姜昀谦火远处理完公事,找到一间咖哩专卖店买了儿子爱吃的海鲜咖哩饭,飞快冲回家喂饱宝贝儿子的胃。

????“好了,开动!”

????“等一下!”

????姜昀谦才刚打开免洗筷,马上被儿子伸手抢过去。

????“干么?”难道儿子有收集免洗筷的怪癖?

????“爸爸,妈妈不是有交代,说不可以用免洗筷,对我们的身体不好又不环保,你怎么都不乖乖听话?难怪妈妈会生气。”

????换作平日,这个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的笨小子,早就被他老爸拎起来打屁股。

????但今天姜昀谦被儿子念得好顺耳,感觉像看见小一号的老婆在面前唠唠叨叨,好有亲切感。

????唉,他这人真是犯贱!

????从前,她在面前转来转去、念来念去,他嫌烦、想要自由,现在人家给他完全的自由,耳边完全净空,连个影子都不给见,他反倒怀念起有人跟前跟后叮咛这嘱咐那,时时刻刻被关心的感觉。

????“爸爸,用筷子。”

????在姜昀谦感慨的短短时间内,儿子已经奔去厨房拿来两双筷子,他接过儿子送上的筷子,忽然想到一个可能——

????或许如懿不是硬起心肠放下他们父子不管,无论再怎么生他的气,玮仁仍旧是她的心肝宝贝,按理说,她应该会忍到孩子回来再一起带走……

????她刻意留下儿子,应该是不放心他一个人生活,所以忍痛将玮仁留下来陪他、照顾他。

????是吧?所以气归气,老婆心里还是挂念他的,他想的应该没错吧?

????“爸爸,有那么好吃吗?”姜玮仁皱眉看着老爸边吃边微笑的模样,非常碍眼。“我觉得好难吃,根本比不上妈妈煮的。”

????“难吃你都一下子吃了快一半,要是好吃你不就连餐盒都吞下去了?”姜昀谦马上泄儿子的气。

????“那、那是因为我肚子很饿,而且妈妈说要珍惜食物,有得吃就很好了,所以再难吃我也会把它吃光光。”他死都不会承认其实满好吃的。“反正妈妈做的咖哩饭是世界第一,全宇宙都没人比得上喔!”

????姜昀谦微笑看着儿子边说边手舞足蹈的夸张表情,哪里不明白儿子是担心他吃外食吃得太满意,觉得有没有老婆煮饭都没差,要不要回来都没关系,所以极力在他面前夸大妈妈的长处,真是个超爱妈妈的傻儿子。

????“嗯,其实我也这么觉得。”看见儿子的笑脸,他也跟着笑开。“等妈妈回来,我们请她再煮世界第一的咖哩饭让我们吃个过瘾,好不好?”

????“好!”

????知道爸爸也有找妈妈回来的意思,小男孩安心了,连晚餐都变得更加美味,父子俩一下子就把份量不少的餐盒吃个精光,一起打了个饱嗝。

????“爸爸,妈妈还要多久才会回来?”啃着饭后水果番石榴,姜玮仨一脸期待地望着老爸。“暑假很久,你可不可以跟妈妈说,放寒假就好?”

????“如果你妈肯听我说,我会要她放春假就好,现在、立刻、马上回家。”

????“那你现在跟她说!”小男孩双眼熠熠发亮,满是期盼。

????“你妈不接我电话。”在儿子面前他实话实说,用不着怕丢脸。“爸爸这次好像真的让她很生气,妈妈气到连话都不想跟我说,要等她气消了,肯和爸爸说话,我才能劝她回家。”

????“爸爸做了什么事让妈妈那么生气,气到身体不舒服,要离开我们去放假休息那么久?”

????“爸爸说错话了。”

????“说错什么话?”

????“嫌她管太多、太烦——”

????他才说了一句,就见儿子立刻瞪大眼、倒抽一口凉气,他自动将剩下的话吞回肚子里,免得儿子直接吓昏。

????“爸爸,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妈妈!”姜玮仁嘟起小嘴,一脸不悦。“妈妈每次管你都是因为你不听话,做了对自己身体不好的事。妈妈说过,她念我们、管我们是因为我和你是她的心肝宝贝,她要我们全部健健康康陪在她身边,一个都不能少,因为她很爱我们,哪个生病还是受伤,她都会很心疼。妈妈为我们好,你还嫌她烦,难怪妈妈会难过到身体不舒服,是爸爸的错没错,你一定要跟妈妈道歉。”

????姜昀谦被儿子数落得灰头土脸。才八岁的孩子,人小鬼大的,说得头头是道,简直比他这个三十好几的老爸还懂事,让他不知道该觉得安慰还是丢人?

????第8章(2)

????“儿子啊,等你长大就知道,有时候大人嘴巴说的和心里想的不一定一样,明明知道有些话不对,不应该说,嘴巴还是会吐出大错特错的话;其实知道错了,可是又不好意思认错,硬要说自己对,这就是大人。”

????“为什么?话不能乱说、做错事就要道歉,像我这样的小孩都知道,为什么爸爸变成大人就不知道了?”

????“我也不知道。”他苦笑,摸摸儿子的头。“好了,爸爸到厨房洗筷子,你把作业和联络簿拿到客厅放好,待会儿找要检查。”

????“喔。”

????儿子乖乖跑回房里拿作业,姜昀谦也把桌上收拾一下,将餐具收拾去厨房清洗。

????从国外返台度假的朋友已经南下到高雄,而几乎每晚聚会到深夜的朋友们又开始各忙各的,回归自己的事业和家庭,唯独他付出的代价最大,把老婆气跑了,到现在都还没找回来,一个人每晚抱着枕头睡,大热天却从身体冷进心底,怎么都睡不习惯、不安稳。

????“哈啾!”

????他打了个喷嚏,满手的泡泡,只好用手臂搓搓发痒的鼻子。

????因为自己容易对灰尘过敏,老婆每天都将家里打扫得一尘不染,他的枕头、棉被更是四、五天便拿去晒得松松软软,满是阳光的味道,尘螨休想在如懿手下存活。

????如今老婆不在家,他又没时间打扫整理,也不晓得是心理作用还是真的,总威觉空气间像飘满了无数看不见的过敏原,害他动不动就鼻子痒打喷嚏,偶尔还会觉得呼吸不顺。

????唉,以前他还调侃老婆对自己过度保护,用不着打扫得这么干净,结婚前他不喜欢别人整理房间,久久才自己动手整理一回,还不是过得平安无事?

????但是习惯真是很可怕的东西,现在看见家里有点乱就觉得不舒服,全身不对劲,这个周末恐怕要变成“家事日”,自己得动手来个大整理了。

????只不过,再怎么整理,还是总觉得不对劲。

????这个家少了女主人,就像料理没放盐,再高级的食材吃入嘴里,一样平淡无味,甚至难以入口。

????婚前一个人过得轻松自在,如今习惯听着另一人的呼吸入眠,习惯看电视时有人倚在自己身边,习惯下班回家时迎接自己的那张甜美笑颜,一下子失去了,像自己心里盘根错节生长的大树忽然被人硬生生连根拔起,一颗心四分五裂,连呼吸都会痛。

????他可以花钱请人打扫家里、煮饭、洗衣,甚至接送孩子上下课、教孩子做功课,要找女人暖床更不是问题,然后过着想工作就工作、想和朋友聚会狂欢再也不用事先报备,回家也不需要听任何人唠叨的白在生活。

????但是他不想也不要,面对天上掉下来的自由连一丝寻欢作乐的兴致都没有,明明没人管,却仍努力想依照一家三口多年来的生活习惯度日,甚至为了照顾儿子而成了“宅爸”,待在家的时间比老婆在的时候更多。

????原来,即使没人管,升格为人夫、人父的他也早已习惯为家人约束自己行为的生活,已经爱老婆爱入骨子里,习惯她的存在,对她的照顾、呵护依赖成性,根本无从割舍,谁都无法取代她在自己心中和这个家里的地位。

????以为不可能失去,所以轻忽其中的重要,直到失去了才发现没老婆叨念、无拘无束的生活,根本没有想象中快乐。

????最在乎的人不在身边,自由成了寂寞的同义词,日子反而越过越让人闷闷不乐。

????算了,男人的尊严算什么?只要老婆愿意回家,别说要他道歉,要他写悔过书都行,他的忍耐已经快到极限,再听不到她的声音、见不到她的身影,他真的快疯了。

????唉,闹到让爸妈知道痛骂自己一顿也无所谓,这一、两天如懿再不跟他联络,干脆报警协寻——

????“爸,妈妈的电话!”

????彷佛是呼应姜昀谦心中的呼唤,终于让他盼到妻子的消息,他赶紧关上水龙头飞奔到客厅,兴冲冲地接过儿子手中的电话筒。

????“如懿,你人在哪里?我马上去接你回来!”

????阮如懿原本还担心会听见丈夫冷淡又无关紧要的响应,没想到他第一句话就说要马上接她回家,惶惶不安的心瞬间定了下来,甚至开心得想哭。

????“我——”

????她才开口,手机就被凑在身旁偷听的小姑一把抢走。

????“二嫂,你干么把电话推给我?”

????姜雅棠故意把手机拿得远远的,嚷嚷的音量一下大一下小,像是自己真的正在和阮如懿互相推拉。

????“二哥,二嫂要我跟你说,她过得很好,暂时还不打算回去。”

????问题是阮如懿原本要顺着台阶下,让老公接她回家的,听姜雅棠这么一说,她脸都黑了。

????“什么?”姜昀谦一听,心顿时凉了一半。“你叫如懿听,我跟她说。”

????“唉,二嫂就是怕跟你说她会心软,所以才要我转答嘛!”她说得跟真的一样。“我现在在二嫂住处,房子虽然不太,但是环境真的不错,还有门禁管制,安全应该没有问题,二哥,你可以放心。”

????姜昀谦心里超级不是滋味,这姑嫂俩什么时候威情好成这样?老婆离家出走只跟小妹联络,什么事他都得透过小妹的传达才知道,越想越呕。

????“我怎么可能放心?你二嫂现在住在哪儿?把地址报给我。”

????“不可以啦!二嫂说她不是一时意气用事离家出走,是认真考虑,真心认为你们两个人应该分开一阵子冷静一下,再谈谈要不要继续这段婚姻。她说希望暂时不要见面,至少给她两个月的时间整理心情——”

????“两个月?!”

????“太少?”

????太少?!

????要是小妹人在面前,姜昀谦一定狠狠赏她一个大白眼。

????一个礼拜看不到老婆他就快疯了,两个月抱不到老婆,要他怎么活?!

????但是他也不能逼得太急,万一让老婆气上加气,无限期延长分居时间怎么办?

????“你告诉如懿,我顶多只能接受两个礼拜。”

????“可——,”

????“还有,这个星期算在里头,所以下礼拜她如果还是避不见面,我就直接报警协寻。”

????“报警?!”这下换姜雅棠吓到了。“二哥,你疯啦!想把这件事搞到人尽皆知吗?你的脸会丢光耶!”

????“我无所谓。”他豁出去了。“你告诉如懿,如果她觉得一个人轻松自在,真的想放自己一段长假,在外头住两个月,我不会强逼她立刻回来,但是一个礼拜后不管她怎么想,至少也要先告诉我她住哪里、当面跟我谈谈之后再说,否则我就把她当成失踪人口,报警处理。”

????“好啦,你等一下,我跟二嫂谈谈。”

????说是这么说,其实姜雅棠只是捂住手机,停顿片刻唬他。

????“二哥,二嫂答应了,到时候她会再打电话给你,先挂喽!”

????“等等——”

????姜昀谦阻止的声音硬生生被妹妹截断,她结束通话,把手机还给阮如懿。

????“雅棠,我是不是有哪里得罪过你?”结果从头到尾只听到丈夫说了一句话,阮如懿好哀怨。

????“蛤?”姜雅棠一头雾水。“没有啊,二嫂你脾气好、待人又客气,怎么可能会得罪我,你干么突然这么问?”

????“如果不是我得罪你,那是你二哥吗?要不然他都低头说要接我回去了,为什么你还抢我手机,说什么我要两个月后才考虑见他?我才不想一个人在外头待那么久,我想——”

????“你想功亏一篑吗?”姜雅棠打断她的话。“才一个礼拜,二哥根本感受不了太多你不在身边的困扰,何况他只说要接你回去,又没跟你认错道歉,你怎么知道他是因为爱你、需要你才急着接你回去,而不是家里少了免费女佣很麻烦,所以需要你回家洗衣煮饭带小孩,让他能继续过他的好日子?”

????简单几句话,立刻把阮如懿归心似箭的热度全部浇熄。

????是啊,老公只说要立刻接她回去,但是没说想她,也没说自己错了,小姑说的情况,的确也不无可能。

????“二嫂,我这次可是为了你”大义灭亲“,全是站在你的角度、为你着想才出谋献策,你信我绝对没错。”姜雅棠轻拍胸脯,俏丽的瓜子脸上自信满满。“有些男人就是贱——比如我二哥,你对他越好他越不知道珍惜,好像真的抓不住、快要失去了,他才会开始紧张。如果三哥一说要接你回去,你马上收拾包袱跟他走,这辈子就再也没有翻身的余地,以后说什么他依旧是左耳进右耳出,因为他知道自己吃定你,我们这个礼拜的努力也全都是白费心机了。”

????“你说的话的确有道理,可是离家两个月实在是太长了,再怎么跟你二哥斗气,也要考虑一下无辜的玮仁——”

????“我说两个周本来就是开给二哥杀价的。”姜雅棠笑得得意。“时间说长一点,才显得你不是爱他爱得要命,没有他不行,让他更紧张一点。事实也证明我说得对,二哥刚刚在电话里马上就把两个月砍到两个礼拜,还要你最迟下个礼拜一定要亲自跟他见面,不然他就报警。”

????“所以我再等一个礼拜就可以回家了?”幸好不必真的等上两个月,阮如懿这才松了口气。

????“当然不是。”姜雅棠看她的表情,就知道她和二哥见面的结果。“二嫂,你可不要一见到二哥就被他牵着鼻子走,就算他跟你道歉,你也要摆一下架子,要他再给你一些时间想想,至少要拖上一个月才能答应回家,吓到他再也不敢把朋友看得比老婆重要。”

????“可是……”

????“还有最重要的一点,你也要趁这段时间找回自己,不要把心思全放在老公孩子身上。像你为了不想让自己老是待在这里睡觉、发呆、想老公孩子,跑去报名参加语言补习班,不是学得很有兴趣,也多认识了一些朋友?这样的日子绝对比每天待在家里重复洗洗刷刷的工作有意义多了。”

????她也不开玩笑,认真地接着说:“我觉得你为了二哥的健康努力维持家里整洁,几乎已经到了有洁癖的地步,不只自己浪费太多宝贵的时间在过度的清洁工作上,也会对家里其他人造成一定压力,而且生活重心全放在老公和儿子身上,对他们过度关心是一定的,懂得感恩的人会觉得被照顾得很幸福,可是神经大条的人就会觉得被管得很烦。”

????阮如懿听懂了。

????小姑的意思是,这回夫妻争执并不全是昀谦单方面的错,她可能真的对丈夫的一切掌控太多而不自觉,所以他长年累积的压力才会藉由某个时机喷发,如果她自己不改变,回家后,一样的争执依旧有可能再度发生。

????“看你的表情我就知道你懂了。所以说,你就当是长年工作后放自己一个长假,好好享受和二哥结婚前做单身女郎的自由生活,都日夜努力工作九年没休假了,最少也要踩住一个月的底限。要知道,等你回家之后,可能一辈子再也没有这种好机会,真要被我二哥一辈子紧紧拴住喽!”

????最后一句话在阮如懿耳里听起来不像威胁,反倒是最甜蜜的期待,让她不由得浅浅笑开。

????“好吧,就听你的。”

????第9章(1)

????悠闲的夏日午后,餐厅里独自享受下午茶的人不少,吹冷气、听音乐,喝杯冰凉饮料,再尝一口赏心悦目又美味的甜点,什么烦心事都别想,自然而然会打从心底涌上一缕淡淡的幸福威。

????虽然是不需要出门工作的家庭主妇,也嫁了个收入不错的老公,但是阮如懿不曾放任自己过着整天无所事事,只会吃喝、血拼花老公钱享福的好日子,每天早、晚都是家庭时间,不是忙家事就是陪家人,想趁儿子下课前几小时的空档和朋友出来喝下午茶,也要刚好彼此都有空,实际成行的机会并不多。

????在外也像被制约似的,每隔一阵子就会瞄一眼手表,就怕聊得太开心,儿子回家会找不到妈妈,不敢太尽兴。

????不得不承认,每天睡到自然醒,不用在柴米油盐酱醋茶里打转、和尘螨奋战,也不必管老公和孩子上下班、上下课,可以自由运用全部时间的“单身”生活,其实挺惬意。

????当年成为人Qi的同时,她也升格为人母,一开始和公公、婆婆同住的那四年更要善尽为人媳的奉养责任,因为个性喜欢照顾人,喜欢看着大家在她的照顾下快乐健康,她的生活都围绕着家人打转,没想过要分配任何时间给自己,从来也不觉得委屈,只是努力去做自己认为对的事。

????但是小姑的话忽然点醒她,或许她真的太过于努力,反而带给最亲爱的家人压力,抽离家庭一阵子,自我反省、学着适度的放手与宽容,能让自己过得更好,也可以减去家人心理上的负担,对大家都好,她又何乐而不为?

????像现在,她报名包月制的语言补习班,每天从早到晚随便她想学什么语言、想上什么时间的课都行,早上睡饱饱才去上两堂英文课,然后和同学一起去吃午饭,还约了晚上看电影,之后又去上了堂日文课,然后来这里喝下午茶,一边翻书复习,像回到厂生活充实又自由的学生时代,感觉偶尔脱离人Qi、人母的身份放个假充充电,其实真的不错。

????但是,这样轻松自在的日子要说会让她乐不思蜀,不想再回去为家庭操持忙碌,却又绝对不可能。

????因为一个人自由自在有再多好处,也掩不去心底的孤单,抵不过儿子在身边撒娇笑语,能安心赖在老公怀里打瞌睡的幸福,想念老公和孩子的苦更是无药可解,一天比一天更折磨人。

????铃~~

????蓦地,阮如懿搁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,她习惯性地看一眼来电显示,唇角立刻愉悦地微微上扬。

????“喂?”是她老公。

????“你人在哪儿?又在上课?”

????“刚上完课,现在在补习班附近的咖啡店喝点东西,顺便翻翻书、复习一下老师教的,待会儿才要再去上一堂英文。”她回答得很轻松。

????九天前,两人已经见面谈过,老公真的向她道歉认错,表示绝不再犯,以后也不会自作主张招待朋友长住家里,给她增添麻烦和困扰,希望她能接受自己的歉意,跟他回家。

????如今她人在这儿,也表示当时她拒绝了。

????其实要开口说“不”,真的非常不容易。

????见到老公的同时,她的心早就立刻飞向他、紧紧巴住他不放,要收回来谈何容易,加上听见他诚恳的言语,心里其实千千万万个愿意跟他回家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