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知 - 第 3 部分阅读 老公不上道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我要书林吧小说,点击进入

????”

????“真的吗?你早就准备好今晚要求婚?”

????她抬头,含泪凝视男友,半信半疑,毕竟过去被他捉弄的次数,十根手指都不知道要来回数几遍才数得完。

????“你不信?”他长臂一伸,取来面纸为她拭去眼泪。“那是我们第一次约会的餐厅,去年你生日时我也订了包厢,里头的布置你应该还有印象,待会儿进餐厅你马上就会发现哪里不一样,只是现在说破,就没有惊喜可言了。”

????“有没有惊喜没关系,不要一天到晚让我惊吓比较重要。”阮如懿相信他的话,感觉心理平衡许多,泪水渐渐止住。

????“是。”他不禁苦笑,反正她不要哭得让人揪心就好。

????“你胸闷好一点了没有?”阮如懿望着他的眼神布满不安。“我看还是打电话跟餐厅取消订位好了,我们去医院检查一下,路上随便先买点东西填填肚子就可以。”

????“取消?”原本装得有些病恹恹的他,立刻坐直身子。“不用,我没事了,求婚的事虽然说破了,还是照计划去餐厅吧,毕竟今天可是七夕,怎么可以为了一点小事——”

????“你身体不舒服,怎么能说是小事?”她还是觉得不妥。“你气管不好,平日又不听勤改掉不良习惯,至少也得多留意一下身体的小病痛,该看医生就要去医院报到。何况你不舒服强陪着我去吃饭,我也没胃口。”

????“欸,我——”

????“拜托,去医院好不好?”阮如懿在他唇上轻印一吻,像妈妈哄小孩似地温柔劝说。“昀谦,就算是为了让我今晚回家之后能安心,求求你去医院看一下,好吗?反正时间还早,只要医生说没事,接下来的时间你想吃大餐还是做什么我都陪你,好吗?”

????其实姜昀谦本来是想诚实招认胸闷什么的全是谎言,就算又被她念一顿,也好过要去讨厌的医院报到。

????不过一个香甜的吻制止了他来不及吐出的话语,听见女友诱人的“交换条件”之后,他立刻改变主意,决定将错就错,做做善事去医院让那些七夕情人夜还得苦命值班的护士们看看帅哥,提振一下精神。

????而他,更是精神百倍,因为他将会“善有善报”。

????“……只要医生说没事,接下来的时间你想吃大餐还是做什么我都陪你,好吗?”

????话可是她说的。

????诚实、善良如她,肯定会信守承诺吧?

????“好吧,为了你,我去。”姜昀谦瘪着唇,摆出勉为其难的无奈表情。

????“谢谢你。”阮如懿松了口气。能说动这个固执男人听话可是不简单的任务。

????“可是我饿了,要先吃一点前菜才有体力勉强自己开车去医院。”

????她忍不住抿唇轻笑。看来自己真是爱这男人爱惨了,连他现在像个孩子要小脾气,都觉得好可爱。

????“好,看你想吃什么,我们先去买一点填填你的肚子。”她完全是宠溺的语气,早就忘了自己不久前还被他闹到哭了。

????“我想吃刚刚那个。”他盯住她的唇,眼色垂涎。

????若是认识他之前的阮如懿,肯定听不懂这种没头没尾的双关语,不过相处久了,光看他锁定自己的火热目光,她也读出其中语意。

????“你很色耶,万一有人看到多丢脸?”

????“我亲我未婚妻有什么丢脸?不亲就不去。”

????害羞归害羞,她还是红着脸,配合地倾身向前,又在他唇上落下一吻。

????“这种吃法我会饿死——”

????姜昀谦一手扣住她后脑勺,一手揽住她纤腰,像狂风卷落叶般将她卷入怀里,吻得又深又重,一瞬间,阮如懿脑中也中只剩下他,完全忘了外界其他存在,人也逐渐融化在他的缠绵热吻中。

????绵长的热吻暂时结束,他将还有些失神的女友安置回座位,帮她系上安全带,情不自禁地又在她红滟滟的唇上加印一吻,这才心满意足地重新开车上路。

????“好了,剩下来的,等看完医生再继续。”剩下来的……是什么?过了几秒,阮如懿才回过神思索男友最后抛下的一句话。

????姜昀谦唇畔噙笑,相信女友很快会明白他的意思。

????是她自己说的,看完医生之后做什么事都陪他,而他想做的事还真是非得她陪不可。

????今天晚上,大野狼可要顺理成章把可爱的小绵羊吞下肚了!

????第4章(1)

????站在穿衣镜前,阮如懿看着自己一身纯白嫁纱的模样,忍不住幸福地弯唇甜笑。

????从来没想过自己会那么早婚。

????生活规律、简单又不跟朋友泡夜店、联谊,应该会单身很久,然后一路朝败犬之路迈进,大概三十好几才会被爸妈押去相亲结婚,然后做个高龄产妇……

????谁知道,遇上姜昀谦这个不按牌理出牌的男人,她的未来也跟着暴走,完全不在掌握之中。

????大学毕业才一年多就要嫁人,而且还拖延不得,因为肚里的宝宝再七个多月就要跑出来喊妈了。

????想到这儿,她不安地低头看看小腹——

????呼,幸好选的是可爱型的高腰婚纱,现在什么都看不出来,离婚期只剩一个礼拜,到时候肚子应该和现在差不了多少,穿这件婚纱很安全,不会有人发现新娘带球跑。

????可是……

????她叹口气,对着镜子微蹙眉。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,等肚里的孩子呱呱落地的时候,所有人一样会知道她先上车后补票。

????虽然现在的未婚妈妈不再是什么罕见的事,奉子成婚更不算什么,但她向来是爸妈亲友眼中最文静规矩的乖孩子,出生至今没出过什么大差错,结果第一次捅楼子就捅出一条人命来。

????唉,她可能一辈子都忘不了回家向家人报告“双喜临门”时,他们同时瞠目结舌的呆滞表情,还被小弟调侃她“惦惦吃三碗公”——

????“都是你害的!”

????“蛤?”

????姜昀谦前脚才刚踏迈更衣室,话都还没来得及说就被骂,一头雾水。

????“我是听过孕妇脾气会特别坏,时不时发作,不过你才两个多月就这样,那接下来的几个月我要怎么过?”他开玩笑地边说边带上门,走近未婚妻。

????“反正你怎么过都比我好过。”她嘟起嘴。“再过几个月肚子大到不能藏,大家就会开始追问预产期,到时候所有人都会知道我们是奉子成婚,好丢脸……”

????“原来是为了这件事。”他莞尔。“阮小姐,你活在古代吗?现在谁会为了这种事嘲笑别人,何况我们不是奉子成婚,是先决定结婚之后宝宝才来报到,差很多好不好?”

????“我觉得差不多……”她抿抿唇,就是有些在意别人眼光。

????“怎么会?奉子成婚是不想结婚,可是为了给孩子名分不得不赶着进礼堂的,而我是爱你爱到发狂,为了给我自己一个名分,急着逼你进礼堂,两个等级差很多好不好?我是有没有孩子都想和你结婚,和别的男人看在肚里孩子的分上,才把孩子的妈娶进门是天差地别,不能混为一谈。”

????姜昀谦抱着她长篇大论,听得阮如懿的脑袋里全是字在飞,迷迷糊糊的,幸好重点有抓到,就是无论有没有孩子他都想娶她为妻,因为他真的很爱她。

????其实女人心很简单,只要感受到那份真切的爱意,心里便甜如蜜,像大力水手吃了菠菜一样力量百倍,天塌下来都有勇气去撑了。

????“好啦,你要表达的我都知道,快点放开我,万一婚纱店的人进来看到就——”

????她还没说完,姜昀谦已先一步封住她的唇。

????阮如懿吓一跳,毕竟真的随时会有别的新人进来试婚纱,害羞的她试着想推开未婚夫,他反而将她抱得更紧,一副不让他吻个过瘾,天王老子进来也休想叫他放手的霸道模样。

????呵,这男人哪……

????她在心底无奈地笑了。这男人的脾气真的很好捉摸,像个孩子,越是逼他往东,他越是要往西,像是对“顺从”、“妥协”这两句话过敏一样,一触着就发阼。

????可是,她还是爱他爱得要命,因为不“过敏”的其他时刻,这男人真的对她体贴又温柔,总懂得用幽默消弭她内心的烦躁与不安,该说的甜言蜜语更不会木讷地放在心里,知道要说出口,她才能深切感受到,哄得她每天过得开开心心,一天比一天更无法离开他。

????所以她不再因顾虑而迟疑,顺从地放软身子倚着他,回应他的热情索求,更不得不承认想着随时可能有外人闯入,反而让这个吻更加火热,像在偷情一样刺激。

????“亲爱的,我们回家吧!”这个吻诿人太满意,满意到姜昀谦直想立刻抱着未婚妻冲回家继续。

????“噗!”

????阮如懿的反应却是噗哧一笑。

????“喂。”

????“喂什么喂?你这个大忙人别忘了,今天一整天除了试改好的婚纱,还要送帖子给长辈们,车程再加上坐坐聊聊的时间,我们恐怕十一、二点才能拖着疲累的身躯”各自“回家了。”

????她刻意加强“各自”两个字,表明已经预期自己累得上床除了睡觉,什么事都不想做,不欢迎他来挤同一张床扰人清梦。

????“唉,所以说,为什么不能用快递把帖子和喜饼一起寄去?这样真是浪费我们的生命。”事实摆在眼前,他动力完全消失了。“难得的假日,我们还是试完婚纱就去过两人世界,不要打扰那些老人家睡午觉。”

????“别胡说八道,这是该有的礼貌。”阮如懿才不随便跟他起舞。“我觉得这件婚纱已经改得很完美,就这样吧,你先出去等我换一下衣服,待会儿我们就可以出发了。”

????“我帮你换!”姜昀谦立刻自告奋勇,黯淡的俊眸重新熠熠发光。

????“算了吧,我可不会笨到引狼入室。”

????她哪里不知道他脑袋里打什么主意,立刻将大野狼推出门外,省得待会儿换自己走不出这道门。

????叩叩叩——

????她刚脱下婚纱,换上原先的衣服,长裤拉链才拉到一半,门板突然被人敲得又凶又急。

????“姜昀谦,有耐性一点,别闹了。”

????她好笑又好气地朝门外喊,婚纱不好穿脱,换衣服的确费了一些时间,但也不用催成这样吧?

????“不是啦!”门外传来女店员惊慌失措的声音。“阮小姐,你未婚夫出事了!”

????晚上快七点,医院里正是人声吵杂、访客最多的时候,病人想图个耳根清净都不得安宁。

????但是在单人病房区,病患隐私好多了,门一关,几乎听不见到走动、笑闹声,因为如此,病人也得以好好休息。

????萎昀谦就这么昏昏沉沉地不知道睡了多久,睁开眼之前,先是闻到一股淡淡的消毒水味,眉心立刻扯出皱折。

????闻到这味道,他便知道自己目前身在何方。

????他超级讨厌的医院。

????睁开眼,他发现自己不是躺在急诊室,而是已经转进了单人病房,立即察觉自己这回失去意识的时间似乎久了点,失去意识前的记忆也渐渐浮上脑海……

????那时候他烟瘾又犯,到婚纱店外头抽了几口,突然一阵胸闷袭来,像被人紧紧掐住,一口气怎么都吸不上来。喘不过气的他越是大口喘气,越是痛苦,意识渐渐模糊,眼前最后的画面是未婚妻仓皇地跑向他——

????“如懿?”

????姜昀谦喊了声,回应他的却是一室寂静,这才发现偌大病房里似乎只有他一人,未婚妻并未陪伴在身旁。

????“怪了,人呢?”

????他了解未婚妻的性情,没亲眼看见他张开眼像平日一样和她说笑,她不可能安心离开他身边,大概只是出去一下吧?

????“唉。”

????他叹一声,轻揉胸口,隐约还感觉得到一股微微的疼。

????这回气喘发作来得快又急,事前毫无预兆,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,如懿第一次当场见到他发病的模样,肯定受了更大的惊吓,说不定还哭了……

????想象她哭得梨花带雨、可怜兮兮的模样,姜昀谦心头一阵不舍,更急着想让她看见自己没事,好好安慰她。

????“如懿!”

????“都住进病房了还”如意“?是超不如意才对!”

????姜雅棠才开门就听见二哥焦急喊着未来二嫂的名字,抓紧机会消遣他一番。

????“如懿呢?”他懒得跟小妹计较。

????“你还好意思问?”姜雅棠一屁股坐上病床,斜睨他一眼。“二嫂被你吓得三魂七魄飞了一半,连肚子里的孩子都——”

????“她流产了?!”姜昀谦忆起她当时奔向自己的慌乱模样,面色惨白。

????“呸呸呸,童言无忌!”姜雅棠连三呸,忙着去霉运。“二嫂肚子里的宝宝安然无恙,什么事也没有,你不要乱讲,被爸妈听到会被骂死!”

????第4章(2)

????“姜雅棠,你是来乱的吗?”他差点没被小妹气死。“你先说如懿被吓得三魂七魄飞了一半,后来又说连肚子里的孩子都怎样,故意误导我联想到那里去,还好意思恶人先告状?”

????“我只是要说连肚子里的孩子都被吓哭,谁教你反应那么大?”她吐吐舌,不认账。

????“最好是。”刚清醒就被小妹吓去半条命,姜昀谦真是欲哭无泪。“我好渴,先倒杯水给我。”

????“喔。”这回姜雅棠总算记起二哥有病在身,不继续跟他抬杠,立刻去倒杯水给他喝。

????“如懿回家休息了吗?”他猜想未婚妻一定是紧急联络了他家人,既然有小妹留下来照顾,怀有身孕的她可能就被催回去休息了。

????“怎么可能?”

????说起这,姜雅棠忍不住往二哥胸口戳两下。

????“我和妈赶来的时候,二嫂哭翻了,吓得直发抖,你都不知道她有多可怜,听说你发作前还抽烟抽得很爽?二嫂为了这件事一直跟妈道歉,说是她不好,没办法让你戒烟,连让你少抽点烟这点小事都做不好,如果你有什么意外都要怪她。妈一直安慰她不会有事,要她先回家休息,她说什么都不肯,一定要亲眼见到你醒过来跟她说话,守在病床边不肯离开,半个多小时前,妈才好不容易硬拉着她一起去吃饭。”

????她忍不住再补戳两下。“看你多造孽,害二嫂哭干了一缸眼泪!”

????“小姐,我好歹也是个刚醒过来的病人,要戳也轻一点好吗?”

????姜昀谦揉着有些泛疼的胸口,除了被戳得疼,还有对未婚妻的心疼,更有满肚的心酸无奈。

????“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讨厌上医院,被抬到这里来吓人也不是我愿意的。和如懿交往之后,她见我抽烟一次就念一次,我已经尽量减少每天抽烟的数量,谁知道会突然气喘发作?我自己也吓了一跳——”

????正说着,似乎听见有人开门的声音,两人同时往门口望去,果然姜母已经带着阮如懿回来。

????“昀谦!”

????一进门,看见未婚夫已经清醒过来,正用熟悉的眼光微笑凝望自己,原本还一脸愁云惨雾的阮如懿立刻重展欢颜,快步来到他身边。

????“你还好吗?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她很想紧紧抱住他,可是碍于家人都在,只能紧紧握住他伸来的手。

????“没事,就说我这是老毛病了……”

????“妈,你们不是去吃饭,怎么才半个小时就回来?”姜雅棠没在听那对未婚夫妻说些什么,好奇地看着母亲手上的大包小包。“你买什么?”

????“如懿一直挂念你哥,面没吃几口就急着赶回来,我只好叫店家帮我打包外带,晚一点她饿了,也方便热来吃。”姜母说完,瞪了儿子一眼。“鬼门关前走了一趟还说没事?你的吸入器呢?叫你一定要随身带,你就是不听话,都要当人家老公的人了,这么重要的事还漫不经心。”

????“妈,我错了。”姜昀谦知道不认错又要被念上好久,干脆一口承认。“我不是没带,应该是换衣服的时候不小心弄丢了,叫婚纱公司帮我找找,搞不好丢在更衣室里。

????“二哥,你真是天兵,这么重要的东西你也能搞丢?”

????他白了小妹一眼。这小妞真的把对他落井下石当成生活乐趣了。

????“以后要小心一点。”姜母看了未来媳妇一眼,很识相地拉拉女儿。“走吧,你哥让如懿照顾就好,你陪我去吃饭。”

????“妈,你不是刚刚才和二嫂去——”看见母亲朝自己使了个眼色,姜雅棠马上明白了。“对喔,二嫂没吃几口,你一定也是,我知道这附近有一家烧肉店很好吃,我带你去!”

????“姜雅棠,你二哥我生病住院,你胃口很好嘛,还吃烧肉?”

????“你现在不是好好的?”她调皮地笑。“我跟二嫂不一样,已经被你磨练得处变不惊,你再不改改自己的生活习惯,过几年连二嫂也懒得理你,你就自己去办住院、出院,休想有人留下来照顾你!”

????“如懿才没你那么狠心。”姜昀谦得意地望着未婚妻,这点他很有自信。

????“二嫂,你别被二哥吃得死死的——”

????“好啦,多话,还不走!”

????姜母懒得浪费时间听他们兄妹俩斗嘴,拉了女儿直接离开,把空间留给里头的小两口。

????“听说把你吓坏了?”姜昀谦一等母亲和妹妹离开,立刻拉着她坐到身边。

????“嗯。”阮如懿点点头,如今想来还心有余悸。“你喘到后来都快翻白眼了,好像真的会断气一样,我到处都找不到你的药,救护车又一直不来,我好怕你出事……”

????“你看你,眼睛都哭肿了,还哭?”他不舍地轻拥着她安慰。“对不起,下次我一定会更小心,不会把吸入器搞丢。”

????“这样还不够!”阮如懿见识到他病发的可怕,再也不想继续顺着他乱来。“把烟戒了,算我求你好吗?”

????姜昀谦蹙眉,露出一脸头疼的表情。“如懿,我——”

????“我好怕失去你。”想也知道他想拒绝,但她也不打算妥协。“你上救护车不久就失去意识,送你来医院的路上,我不知道有多害怕,忍不住要想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来不及见到爸爸了?”

????她说着,又忍不住落下两行泪。“就算是为了我和肚子里的宝宝,可不可以请你多保重自己?你忍心继续这么随兴生活下去,让我每天担心受怕,想着会不会哪天你就丢下我们母子离开,还是又忽然在哪里倒地不起,时时刻刻都放不下你吗?”

????“欸,你别自己吓自己。”他又想敷衍过去。

????“拜托你了。”她没那么容易放弃。“昀谦,妈说的没错,你是要当爸爸的人了,难道一点都不为我们的宝宝着想?万一今天你病发时我们不是在市区的婚纱店,而是在偏远的郊外,你很可能会错过黄金抢救时间,我肚子里的孩子真的就会成了遗腹子,我们母子要怎么办?难道那几根烟真的比我和孩子重要?”

????“当然不是。”他赶紧哄她。“好,我答应你,以后一天三根,就三根,我减量减成这样够了吧?”

????“三根跟三包有什么差?你今天一根就进医院了。”她越哭越伤心。“就只是为我戒烟都做不到,还说你有多爱我?我不要跟你结婚了,你只会骗我,呜……”

????“爱不爱跟戒烟有什么关系?”

????唉,没想到会把她吓到这么坚持,他头好痛!

????“真的爱我的话,戒烟算什么?明明说要守护我一辈子,结果是要吓我一辈子,我心好痛,肚子也痛……”

????“肚子痛?”他突然记起一件事。“如懿,别哭了,孕妇情绪起伏太大,一个弄不好会动到胎气的,你现在还没进入稳定期——”

????“我不管!反正你不爱我和孩子,与其要送你走,不如我和孩子先走!”

????“好好好,我戒、我戒烟就是了!”他认了,听起来就心如刀割,哪还舍得让她继续伤心。

????“我听你的,只要你听话别哭,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。”他抱着她又吻又哄。

????“乖,妈妈哭,肚子里的孩子也会跟着伤心,万一以后生出个八字眉又眼角嘴角下垂的爱哭鬼女儿,我要做牛做马、准备多少嫁妆才能把她嫁出去?饶了我吧!”

????阮如懿哭得正心酸,但听他讲的想象孩子的模样又想笑,不甘心地抿唇瞪他一眼,终究还是忍不住破涕为笑。

????“姜昀谦,你真的好可恶,哪有人这样诅咒自己小孩的?”

????“我哪有诅咒孩子?”见她笑了,他总算放心。“我是十分诚心地请你留意这个可能,以后开心多一点,难过少一点,孩子一出生就哈哈大笑,多健康?”

????“小孩子刚出生都是大哭,哪有人大笑的?”不过重点不在这里。“你答应听话戒烟是真的吧?如果你只是哄我,以后我都不理你了。”

????“那怎么行,你是要跟我过一辈子的女人,都不理我,那我不是会闷死?”他无奈地苦笑。

????“戒烟就戒烟嘛!为了我心爱的老婆和孩子,上刀山下油锅都行,戒个烟算什么?你放心,我既然答应你就一定会做到。”

????“谢谢!”阮如懿开心地紧抱他。“昀谦,谢谢你愿意这么做,我一定会好好珍惜你、爱你一生一世,永远都不离开你!”

????“呵,这个交换条件听起来真不赖,好像是我赚到了。”一肚子苦水的他总算感觉划算多了。

????“什么交换条件?”她听了真是好气又好笑。“劝你戒烟是为了你的健康着想,如果不是太在乎你,我才不管你想怎么糟蹋自己身体,我——”

????“我知道你都是为我好。先别说我了,现在呢?你肚子还痛不痛?要不要去看一下医生?”他比较担心这个。

????“你别再惹我生气就不痛了。”

????“不敢,现在老婆和肚子里的孩子最大,我是排行最小的”小三“,哪里还敢造次?连我说过一辈子死都不戒的烟也为你戒了,真是应了一句俗话——爱到卡惨死!”

????“小三是这么解释的吗?”阮如懿啼笑皆非。“不过,还是谢谢你愿意答应我戒烟,一直堵在我心里的石头总算可以稍微放下一些。”

????“只有一些,不是全部?”姜昀谦眉一挑。“这小小的地方放什么石头?只能放我一个,我住就很挤了,哪里还有空间让你收藏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?给我全部清空!”

????“不是我收藏,是你带进来的,要清自己清。”

????“我带的?”他一脸纳闷。“我什么时候带给你一堆烦恼?我可是专情又深情的完美男人,身旁的桃花别说想开花了,一有花苞就先被我自己掐死,你还有什么好烦恼的?你就是爱乱想,孕妇要把脑袋清空,不要一天到晚自己吓自己,天塌下来有我帮你挡着,知道吗?”

????“嗯。”

????“这才乖,过来给老公抱抱。”

????阮如懿嫣然浅笑,顺从地再度倚进他怀中。

????果然,姜是老的辣!

????其实刚刚吃饭时,她提到自己对昀谦气喘又爱抽烟的担心,未来婆婆教她绝对不能错过今天的大好时机,趁他因为送急诊吓到她而内疚心疼之时,她又真的已经哭得眼睛又红又肿,看起来可怜兮兮的模样,拿出女人一哭二闹的厉害功夫死缠烂打,再假装动到胎气肚子疼,这样还不怜惜她、答应她,那这种男人也不必嫁了。

????幸好,这个男人她还能嫁。

????其实,她心中另外的牵挂便是未婚夫不爱惜身体的其他不良生活习惯,不过看在他刚从鬼门关前转一圈回来,又已经答应戒烟,其余想让他改过来的事还是暂时搁在心头,别一下子逼太紧比较好。

????反正来日方长,为了和心爱的男人白头到老,再困难她也一定会努力让他听话改变的!

????第5章(1)

????九年后

????“妈妈,爸爸在偷喝冰啤酒!”

????“咳咳咳——”

????姜昀谦想不到自己都躲到后阳台了,居然还会被提前回家的儿子活逮,他吓得呛到,猛咳不止,眼泪都快流出来了。

????“妈妈,爸爸一直咳!药!妈妈,快拿药!”

????八岁多的姜玮仁把父亲呛到当成气喘病发,原本在门边顽皮探头的可爱神态立刻转为惊慌,转身冲去找救兵。

????阮如懿正要把买回的东西放进冰箱,一听到儿子大喊,马上从厨房冲进卧房,紧急拿了吸入器来到老公身边。

????“昀谦,快吸!”

????“爸爸,快吸!”小玮仁有样学样,紧张兮兮地扯着他裤管。

????姜昀谦看着他们一大一小的慌张模样,反而忍不住边咳边笑。

????“我是被呛到,不是气喘发作。”

????“吓我一跳。”

????看丈夫还能正常说笑,应该真的只是被呛到,阮如懿这才松了口气。

????“我都多久没发作了?你们真会穷紧张。”

????等到气息慢慢平顺,姜昀谦反而揶揄他们母子俩,长臂一伸便把儿子扣进怀里搔痒。

????“你这个小坏蛋!居然敢跟你妈打老爸小报告?看我怎么治你!”

????“哈哈哈,妈妈救我!哈-”姜玮仁小小身躯拚命扭动、挣扎,还是逃不过老爸掌控,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。

????“昀谦,你别闹他了。”

????阮如懿嘴上说说,也没有实际行动,因为看他们父子玩闹的画面还挺有趣的,何况儿子笑得很开心,根本只是嘴巴嚷着玩,并非真的需要老妈出手搭救。

????“我是在重振父纲,这小子越来越不怕我了。”他出手不重,只是跟儿子闹着玩。

????“不是你自己说父子相处要像朋友一样?”阮如懿吐他槽。“你别跟玮仁玩太疯,晚上他又要睡不好说梦话了。”

????“说梦话?我拿番石榴塞住他的嘴。”

????“妈……”以为爸爸说真的,小玮仁可怜兮兮地瞅着妈妈。

????“你爸在跟你开玩笑,你嘴那么小,怎么可能塞得进去?”她笑着走过去轻拍了老公的手掌一下。“玩够了吧?快点把孩子放下来。”

????“好吧,看在妈妈分上,今天我放你一马。”老婆再度出声了,姜昀谦这才罢手。

????“坏爸爸!”小男孩立刻跑到妈妈背后,调皮地对爸爸吐舌头扮鬼脸。“你这小子——”

????“妈妈,爸爸偷喝冰啤酒!”

????姜昀谦要抓儿子的左手僵在半空中,以为混过去了,没想到儿子又重提旧事,害他漂亮老婆的笑容立刻转为不悦。

????“玮仁,去厨房帮妈妈把牛奶和水果放进冰箱,然后去洗澡。”她先支开小孩子,再处置眼前这个“大孩子”。

????“好!”

????姜玮仁最爱妈妈,向来最听妈妈的话,马上就乖乖跑去厨房。

????“呵,不是带玮仁去和你那些朋友开妈妈聚会,怎么那么快就回来?”

????他干笑。抓错时间结果被活逮,真教人扼腕!

????“其中一个朋友的孩子突然发烧,所以提早散会了。”阮如懿皮笑肉不笑地伸出手。“啤酒呢?”

????“唉……”他夸张地长叹一声。“有没有那么衰?我才喝了一口,而且有半口都呛出来了,你是不是在我身上装了监视器?哪有那么准的……”

????“如果可以的话,我会在你身上装个十台监视器。”她真是好气又好笑。“快点把啤酒交给我。”

????懊恼归懊恼,不甘归不甘,姜昀谦还是乖乖将手上的啤酒罐递到老婆手中。阮如懿一摸,罐身果然还冰凉的。

????“昀谦,不是说好了,不可以碰冰的食物?”阮如懿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。“你的气管不好,喝酒已经很伤身了,还喝冰的更糟糕,真的无论如何都想喝一口,至少也等退冰之后——”

????“啤酒退冰能喝吗?那跟喝药水有什么不同?”他认真地解释给她听。“不是我在说,啤酒就是要冰冰凉凉的入口才是极品,男人夏天就是要豪爽、大口地灌啤酒。”

????“你不只是男人,还是我的老公,玮仁的爸爸,在你豪爽畅饮之前,可以先想想我们孤儿寡母哭倒在你灵前的可怜模样。”

????呃,够狠!想到那情景,姜昀谦对冰啤酒高涨的欲望瞬间化为泡沫。“哪有人那么倒霉,几罐啤酒就挂掉?”

????“所以你拿了不止一罐?”她再度伸出手。

????“剩下的那几罐呢?”

????“呃……”他差点咬到自己舌头。这就叫不打自招吗?

????“知道了,我全部放回冰箱,可以了吧?”唉,亏他刚刚买了三罐啤酒回来,开开心心地准备好好畅饮解暑气。“我可是你老公,管我像管小孩一样,你真的是——”

????“真的是很爱你。”阮如懿蓦地展开双臂环抱丈夫,倚进他广阔的胸膛。“昀谦,管你这么多,真的很抱歉,可是为了能和你白头偕老,我只能继续当个讨人厌的管家婆,只要你健健康康的,能长命百岁,讨厌我也没关系。”

????就算原本心里真有一点火气,听到老婆这么温柔深情的告白,他百炼钢都化成了绕指柔。

????“傻瓜,我怎么可能讨厌你?”天气热得要命,但他抱着老婆好窝心。“我知道你都是为了我好,只是有时候我忍不住还是会发几句牢骚。你想想嘛,叫我喝温啤酒,那跟叫你等冰淇淋融成一滩水再吃的感觉差不多,有多恶心?”

????“呵,被你这么形容是满恶心的。”她在老公怀里呵呵笑。“那……微冰吧!偶尔真的忍不住想喝,至少先拿出来让温度降一些再喝,而且一罐是上限。你要知道,酒不是什么好东西,何况让儿子看见你喝酒。长大他说爸喝他也要喝,我怎么教他?变成酒鬼怎么办?”

????“怎么教?灌他喝一缸,让他吐上一整晚再送他去洗胃,吓到他一辈子都不敢碰酒。”

????“胡说八道。”她半开玩笑回他。“人家都说有其父必有其子,如果真的那么做,我看他肯定和他爸一样不服输,下回喝两缸跟你拚了!”

????姜昀谦眼角抽动了下,儿子是长得像他没错,眉清目秀的人见人爱,顽皮好动的个性听说也和自己小时候一模一样,这些他还挺得意的,可是万一长大个性也和他年轻时一样“反骨”,他就笑不出来了。

????“知道了,以后我在儿子面前绝对会滴酒不沾。”身教问题,他明白的。

????“在儿子背后就大喝?”

????“结婚这几年来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大喝?”说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