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知 - 第 2 部分阅读 同床的房客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我要书林吧小说,点击进入

????心底有个懊悔可惜的声音。

????看了看四周,卧室与客厅相连,一张床一张沙发。她一边打量一边问道:“我需要付房租吧?”

????“我不收女人的钱。”

????“那我可以做什么?”

????“煮饭、洗衣服。”

????颜子若姣好的面容顿时出现一阵错愕。“你是认真的?”

????欧阳浪好整以暇的看着她,摆明一副“你想怎样随便你”的无所谓。

????“我付房租,你开个价好了。水电费全包都没关系,条件是不煮饭也不会洗衣服,而且,我要睡床。”

????这女人得寸进尺!欧阳浪猛地瞪了她一眼。“床是我的,要不要睡随便你,让给你?门都没有!”丢下话,他转身走进浴室,突然又回过头睨着她。

????“再说一次,我不收女人的钱。”话一说完,他完美的身形变消失在颜子若面前。

????这个女人真是莫名其妙,更神经的是他自己,竟然真的答应了她的要求,难道是她请求自己收留她时的表情太动人?感动了他?

????哼!欧阳浪对着镜子露出嘲弄的笑,他会被感动,别笑死人了!

????孤身一人、什么也没有就跟他走,她还真是放心。

????他一边想一边洗澡,十五分钟后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,满身清爽的走出来。

????先是看见她的侧影,姿态优雅的盘坐在沙发上,右手托着右脸枕在扶手上。

????他走近一看,两只眼睛居然是闭着的!她睡着了?

????欧阳浪将头上的大毛巾往空中一抛,毛巾落下罩住她的头,把她惊醒。

????“什么?”颜子若倏地睁开眼,才发现头上罩着东西,一把拉下。

????“看来你已经选择好今晚睡觉的地方。”

????沙发!是她自己选的。

????闻到他身上干净爽朗的味道,她拿着毛巾站起来。

????“我想洗澡。”排练了一整天,全身是汗。

????“没阻止你。”欧阳浪爱理不理地说着。

????“那请借我一套衣服。”好多东西她都还没有准备,看来明天得大采购。

????欧阳浪狠狠的瞪了她一眼,才走到衣柜前翻出一件大T-shirt和短裤扔给她。

????“我也没有牙刷、毛巾……”

????“你烦不烦啊!”她的话还没讲完,便被他不耐的打断。

????颜子若微笑地观察欧阳浪,他的表情虽然难看,但还是丝毫不减他的帅气,这男人真是难得一见的极品。

????欧阳浪再次东翻西找,好不容易找到一支新牙刷丢给她。

????“其余要求免谈。”说着他便往床的方向走去。“什么都没有,你以为你在流浪吗?!”

????他倒在床上,没有看到颜子若怔愣的表情。因为他无心的一句话,颜子若的心紧紧地揪了一下。

????是啊,她一直以来都只是个过客,驻足而后停留,也许给人短暂的印象,但时间一长,便会被遗忘,她持续着心灵的流浪,永远不知道方向。

????听见清脆的关门声,他知道她进了浴室。

????伸手拨了拨额前的头发,他闭上眼,翻身窝进床的内侧。

????莫名其妙的女人,得寸进尺又胆大妄为,也不怕他半夜起来偷偷把她吃了,他欧阳浪本来就不是有善心的素食主义者。她不是独善其身,不和人一起用餐,不和人交谈吗?干嘛要他收留她?欧阳浪闭上眼,决定将她的影像抛出脑外。

????颜子若洗完澡,穿着他的大T-shirt和短裤出来时,整间屋子只剩下离沙发最近的茶几上的一盏台灯还亮着。

????他睡了?走到沙发前,看见扶手上放了一条干净柔软的毯子,颜子若不由地笑开,忍不住偏头打量另一边似乎已睡着的他。

????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要跟着他,难道是因为最后一次,可以随心所欲一些?还是心血来潮?不过自己很清楚,第一眼看见欧阳浪时,便暗自决定,如果真的要选,就一定会选他,作为自己最后一次的驻留!

????就像欧阳浪和允安是这场Show的主秀一样,颜子若也是女舞者中挑大梁的角色。

????同行相忌,尤其这一行又明争暗斗,个个都是样貌出众、舞技精湛的舞者,凭什么颜子若可以独揽Y.Sa施总裁的信任?

????“凭什么?你们说凭什么啊?”

????“凭她长得比我们更美?”有人跟着附和。

????“笑话,她哪里算得上漂亮了,要说美,凯蒂不是更胜一筹?”

????叫凯蒂的女孩听到这样的话,皱了皱眉站起来。

????“颜子若是英国皇家舞蹈学院毕业的,古典芭蕾的底子的确很好,她也很有才华,不过……”凯蒂拢了拢大波浪长发,唇边勾起一抹阴沉的笑。

????“凯蒂,你动了什么手脚?”

????凯蒂纤细的双臂交叉环抱。“等她穿上舞鞋你们不就知道了?”

????说完这句话,没人敢再吭声,有人暗自幸灾乐祸,有人觉得事不关己,也有人和凯蒂一样,等着看好戏,唯一相同的是,大家都心知肚明凯蒂的诡计。

????凯蒂略微得意的扬了扬头,随意一瞟,却在看到倚在休息室门边的男人时,表情顿时变得怔愣惊恐。

????是那个嚣张又自我的男模欧阳浪!

????他听见她们刚刚说的话了?凯蒂轻咳了一声,眼神流泻出一丝惊慌。

????欧阳浪什么也没说,只是抬眉轻瞥了她一眼,轻蔑得近乎藐视,而后便潇洒的离开。

????“凯蒂,他会不会去……”一群女人拥上来问,不见得是真的担心。

????“什么?告诉颜子若她又能把我怎么样?”凯蒂嘴上说得无所谓,心里还是有些担心。

????突然,整个空间安静下来,无声无息,休息室的气压瞬间变得低迷。

????大家的脸一致转向门边,看到正准备进入休息室、手上还拎着一只舞鞋的颜子若,目光却四处游移,没人敢直视她。

????那双舞鞋,想必被凯蒂动了手脚,该不会在鞋底放了钉子之类的东西吧?

????颜子若好像很纳闷她们的表情,疑惑地看了众人一眼,便将舞鞋在众目睽睽之下,丢进垃圾筒。

????似乎有人倒抽了一口气,颜子若,是在挑衅吗?还是要准备报复?

????凯蒂的脸异常苍白,唇角有些抖动。

????“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?”她走到凯蒂面前,关心的问道。

????凯蒂却觉得她是居心叵测、不怀好意,一声也不敢吭。

????“不舒服不要勉强。”说完她又像没事一样,缓缓走出休息室。

????在她的背影消失后,室内响起此起彼落的唏嘘声,这一切真是太诡异了。

????颜子若一走出休息,就看见欧阳浪慵懒也靠着墙,双手插在口袋里,似乎在等她。

????见她走近,他抬起微垂的头,眉梢扬高,眉心微皱。“你没事?”

????颜子若微偏头看了他一眼,动作很小。他发觉,她只要在外人面前,她下意识会保持淡然、漠不关心的姿态。

????“每天我都会检查自己的鞋不下十次,也会多带一双以防万一,你知道为什么吗?”她一边走一边问。

????“被陷害太多次学乖了?”欧阳浪直起身体跟上,应该没别的答案。

????颜子若朝他微笑,似乎他说了一件另人愉快的事。

????“是养成了习惯,防人之心不可无。”

????“你不找她们算帐?”欧阳浪的语气带有些挑衅。

????“年轻个几岁说不定我还会做这种事,况且,我对她们来说不过是个过客,何必计较那么多。”

????他哼了一声。“你还真会息事宁人。”心中自有不悦。

????但颜子若却像挖到宝似的抬脸朝他笑。“阿浪,难道你是在为我打抱不平?”

????欧阳浪没有回答,只是定定的看着她,唇角缓缓勾出一个完美的弧度,接着便扯开一抹冷冷的笑容,越笑神情越是明显地在鄙视她。

????“好了好了,今天还有排练,好好加油吧。”颜子若不理会他很瞧不起人的表情,说完便想要向前走,没走几步便发觉自己的肩头被人钳制住。

????“什么事?”她轻声问道。

????欧阳浪似笑非笑,目光直直地落在她雪白的后颈上,温柔地抚着她的肌肤。

????“颜子若,你的心在哪里?”

????她的心在哪里?眼中闪过诧异的眸光,背对着他的脸上有瞬间的不知所措。

????恢复过来,颜子若伸手撩开他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掌,快步低头离去。

????“在你看不见的地方。”

????“早告诉你不要买这么多东西,你把我家当成什么!”

????欧阳浪拎着大包小包走进不算大的屋子里,刚一踏进房门,便将东西全堆在地上,他则迫不及待地向沙发扑去。好累,陪她买东西比工作还累。

????“总不能一直拿你的衣服当睡衣,老用你的东西吧。”瞥了一眼已经瘫在沙发上的他,颜子若蹲下身开始整理。

????欧阳浪微眯的眼,依稀可见她忙碌的娇小身影,在不大的空间里转来转去。

????“现在说这个,未免太迟了。”头顶传来低沉的声音,蹲着的她才发现他不知何时已走到自己身边。

????欧阳浪蹲下身影笼罩住她,他伸手捏住她精巧的下巴,扳正她的脸后,才松开手。“主动搭上来的是你,独善其身的人也是你,但你用起我的东西却很自在,你想怎么样?嗯?”

????他真的,真的太放肆,一点情面都不给,颜子若盯着他,单眼皮的细长双眸与他眼尾微翘的深遂眼睛对视。

????“没有地方……”颜子若没头没脑地冒出这样一句。

????“没地方住?没钱吗?不会去住酒店吗?”

????“那多没意思。”

????“什么有意思?耍我好玩是吧?”见他眼中隐隐升起火苗,颜子若抿抿唇,心想欧阳浪今天不会善罢甘休的。

????“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。”

????“是你自己说不要女人的钱。”她轻轻的打断他的话。

????欧阳浪立刻瞪着她,气焰更加上涨。

????“只要我不高兴,你随时都会被扫地出门!”

????“阿浪你很有魅力,我被吸引也是再所难免的,而且我相信你不会伤害我。”颜子若还算诚恳地解释着。

????“那你的意思是……”她试探性地问,只见他挑高眉不发一语,迳自站起身走开。就这样?她略微错愕。

????“要我离开?还是?”她已经做好最坏打算,如果他真的要赶她走,她也没有办法。

????欧阳浪再次躺回沙发,仿佛在考虑什么,半晌后才冷冷地开口。“我不会赶你走,不过,你也得付出代价。”

????代价是什么,他说他还没有想好。

????若是以前,听到这样的话她早就离开了,然而这次,却突然很想知道,欧阳浪究竟要她付出什么样的代价。

????休息的时候,Peter晃到颜子若身边。

????“颜小姐,这次是被施先生委以重任的吧?”

????颜子若寻找欧阳浪的眼神似乎倏地冷了几分,拿出惯有的姿态微笑着转身,客套地对Peter说道:“大家合作愉快就好。”

????“听说颜小姐和施先生的关系不错,Y.Sa下一季的合约会被谁拿到,据说评定权在颜小姐手上?”Peter翘着小指,绞尽脑汁地想打听。

????“哪里。”她优雅的笑着。“要选谁,施先生心里自有定夺,怎么可能由我来决定。”

????颜子若说完,又状似无意地问道:“作为他们的经纪人,想必你最了解他们的特点,你觉得谁比较有胜算呢?”

????Peter没料到她来个回马枪,翘着的小指微僵了一下。

????“允安是众所皆知的当红男模,他的实力是有目共睹的。阿浪则是我非常看好的新人,潜力无穷,真要比较起来,阿浪的气质似乎更贴近Y.Sa的风格,不过手心手背都是肉,很难抉择呀!”

????颜子若客套的笑了笑。

????“施先生心里有数,不管怎么说,人选自然会是对Y.Sa有利的人,也是能施先生满意的人。”她的话中有话。

????“你的意思?”

????“呵,字面上的意思,Thebestone.”她巧妙的应对,微笑从容,Peter套不出话,顿时哑口无言。

????颜子若略一颔首欲转身离开,藉以缓和尴尬的气氛。

????今天的她穿了一件白色宽领衬衫,搭配黑色贴身长裤,显出修长苗条的身段。黑白相间流泄而下,自然清爽却又带有几分率性。

????鞋跟灵巧的四十五度转动,纤腰顺势朝同方向摆动,姿态优雅从容,然而……

????肩上突然施加的力道,阻止了颜子若离开的动作!

????她回望,欧阳浪正站在自己身后,双手略微用力地握住她的肩膀。

????“有事吗?”她没阻止他的动作。

????放在她肩上的手微施力,将她扳过身往反方向走。

????“跟我走。”欧阳浪不由分说地变拉着颜子若离开。

????臭小子!Peter白了他的背影一眼,翘着小指的手抬高抚了抚发际,突然又皱了皱眉,目光严厉地盯着欧阳浪远去的身影。

????他怎么看都觉得,欧阳浪对那位颜小姐,态度不太一样。

????Peter轻叹了一口气,阿浪啊,你可千万别不清不楚的陷进去,这个圈子,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……

????欧阳浪将颜子若带到一个空无一人的茶水间,先是瞟了她一眼,然后拿了一个纸杯。“我听见刚刚你和Peter说的话。”

????“然后呢?”她看着他弯腰倒水,举杯一饮而尽,温热的水,滋润了他漂亮的唇瓣。

????“你真虚伪。”将杯子离口,他盯着她的眼吐出四个字。

????颜子若愣了一秒,而后失笑。“我只是……”

????“不过,你或许有你的立场和理由。”欧阳浪没等她说完,便迳自打断。“我没说虚伪是错。”

????“是啊,工作嘛,不就是做自己该做的事、说该说的话吗?阿浪真好,能够体谅我。”她的唇边浮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,目光虽放在了他身上,他却感觉不到她的焦点。

????又是这样的感觉,飘渺得仿佛一不小心就会消失,一不留神,就会从掌心松脱。欧阳浪的眉心一紧,有一股想要抓紧什么的冲动。

????“生存呢……阿浪明白生存的定义吗?”她讪讪的笑问,却见他手一紧,捏褶了手中的纸杯,随手扔进垃圾筒里。

????颜子若还在惊诧之际,他便伸手将她揽进自己怀中,双唇覆盖着她的!

????颜子若一瞬也不瞬地看着他,听他说道:

????“住在我的房子,你所要付出的代价是——”唇角一勾,脸上呈现尽是邪恶的笑容。

????“待在我身边。”

????她睁大眼,一触及到他灼热的视线,又急忙低下了头。

????颜子若的眉心微微一拧,有些惊讶,不是因为他提出的条件,而是自己。

????在欧阳浪要她待在他身边的时候,她的心竟然颤抖了一下,她竟然会破天荒为他说的话……心动?!

????第三章

????四十八小时不到,她的休憩地便从沙发转移到他的床上。

????欧阳浪紧紧抱着颜子若,也不担心把她捏碎。

????“说,你要不要待在我身边?”

????她的气息被寮拨得有些紊乱,胸口止不住上下起伏。“我,没说NO啊……”

????“你在骗小孩吗?没说NO就是YES?”欧阳浪热情而狂烈的重吻了她一下,似乎想藉着自己热烫的身体,来探寻她的内心。

????颜子若在心里暗暗地思索。太快了吗?她与他之间的关系,是否进展太快了?不,他们两个只是身体上的牵引,只要自己的心不要沦陷就好。

????心可以控制,但身体不行,她这样安慰自己。

????“颜子若,待在我身边,听见没有?”他不肯罢休的绕着这个问题,逼她一定要说出自己满意的答案。

????“听到了,我会待在你身边。”两人身体的贴合,让她想要更贴近他。

????欧阳浪双臂一抱便将她牢牢箍进自己胸前,仿佛要将她嵌进心坎一般地紧密,两具身体纠结融化,原本暧昧不安的一切,如今全都确定了。

????静了。

????欧阳浪并没有松开她,这时她才感觉到他的重量,伸出纤细的双臂握住他的脖子。“好重,起来了。”

????他半睁开眼,带着些许迷蒙的眸光,散在她脸上,语气却是异常清醒。

????“你记得自己刚刚说了什么吗?”

????“如果现在反悔,你会不会打我?”她开玩笑地问道。

????但见他仿佛要杀人的目光,她立刻没用的改口:“记得的。”待在他身边嘛,还不简单……因为待多久由她说了算。

????得到她的承诺,欧阳浪才安心地闭上眼,将头埋在她的颈边,身体放松,呼吸也变得规律。

????“阿浪,你有理想吗?”

????“嗯?”声音中有隐约的睡意。

????“为什么要进这一行?”

????“因为没事干,然后遇上Peter.”欧阳浪翻了个身,不再压着她。

????身上的大火炉一下子离去,温暖的感觉不见了,顿时一片寒气袭来,她有片刻的失神,接着便连忙拉紧被子。

????“这一行,其实不适合你。”

????他太嚣张,不屑于隐藏自己的个性,过不了多久,很容易就会碰钉子,这一行有着不可言喻的复杂性。她正想得出神,下巴却被用力捏住,欧阳浪转过她的脸,两人面对面。

????“这个世界上,没有做不到的事,除非我不愿意。”

????颜子若笑了笑,看着他充满诱惑力的俊脸,或许,欧阳浪真是一个奇迹也说不定。

????“那么你呢?你的理想是什么?”他好奇的反问。

????“我?”颜子若惊愕地微微拧眉,她的理想?

????“听说你是个很有才华的芭蕾舞者,你的理想,该不会是想成为舞蹈界中最顶尖的那一个吧?”

????“不、不是。”

????颜子若没有丝毫犹豫的否定,让欧阳浪好奇地扬了扬眉,不是?!

????“那个一直以来都不是我的目标,我要的……”颜子若看着他的脸,但他却感觉不到她的温度,仿佛她只是透过他,看向更远的地方。

????眼神迷离飘荡,她的思绪似乎越飘越远,想抓都抓不回来。

????“别用这样的眼神看人。”欧阳浪不爽的声音让她一怔,抱歉的笑了笑。

????“这种眼神,不能在除我以外的人面前显露。”那样的她,眼中满是落寞和孤单,脆弱地让人忍不住想要疼惜、呵护。

????“阿浪,其实我的理想,是流浪。”她轻轻的说。

????欧阳浪却很不屑的撇了撇嘴,挑眉睨着她。

????“流浪?!你恐怕没有流浪者随遇而安的灵魂吧,现实又孤僻,心高气傲又难相处,你只适合生活在钢筋水泥的都市丛林里。”

????她笑笑,伸手遮挡住眼中的神采,微微显露出疏离的表情。“说的也是。”

????他不了解她很正常,只是,心里还是会有一点点遗憾和失望。即便两个人躺在同一张床上,身体已经那样亲密,心却还是无法靠近。

????“你还能流浪到哪里去?”欧阳浪意兴阑珊地嘀咕了一句,伸长手一把揽住她的腰,闭上眼睡去。

????颜子若细长的眼眯成一条缝,幽幽暗暗的眸光投射在他身上。

????他对她,恐怕也只是一时的兴趣,这种肤浅的关系,她不反对,就是因为关系过于肤浅,所以交不了心,交不了心才有自由,不怕谁会抛下谁,谁会伤害谁。

????她笑笑,倾身上前窝进他的胸口,汲取他身上的温暖,机会难得,要把握。

????欧阳浪绝对不会掩饰自己和颜子若的关系。

????因此从两人亲密的肢体动作中,大家自然看出了端倪,闲话也就风生水起般地涌现。

????不过欧阳浪可不在乎!颜子若似乎也不怎么介意,没有为两个人的互动多作解释。

????在这一行,和男模特儿有暧昧关系,而且对象还是欧阳浪这样特殊的新人,是会造成负面影响的,况且,这之中还牵扯到利益关系。

????阿浪是竞争Y.Sa下一季服装代言人的男模之一,而颜子若是被传言为手握决定权的人。

????很多人都在等着看好戏,不过当事人却好像什么都无所谓。

????走秀结束后,等了一会儿仍未见她从休息室出来,欧阳浪索性亲自去找人。

????走到休息室前,门被关得紧紧的,周围不见一个人影。眉一扬,他伸手一推,门顺势被推开。“搞什么这么久?”话才脱口,便发现眼前的人并非自己要找的对象。欧阳浪的表情一怔,下意识地别开脸。

????“搞什么鬼?”他低声嘀咕了一句,心里难忍惊异。

????休息室中,是Peter和允安。比Peter高的允安,此时却被Peter压躺在桌上,胸前的衣襟微敞,依稀可见他偏白的肌肤上,有点点红印,似吮吸而成。

????而Peter正揪着他的衣领,欺身向前,下半身压住他,似乎是想阻止允安逃离。

????这样的画面,让人不乱想实在太难了。

????况且允安一张俊朗的脸涨得通红,而Peter看上去又那么强势……

????欧阳浪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感觉,觉得有点怪怪的,但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,再忆起这两人平常的行为和动作,他轻哼了一声,背过身将门关上。

????“受不了,好歹找个隐密一点的地方。”

????“阿浪!”Peter立刻松开允安,慌忙叫住他,方才三人都愣得没反应过来,看见欧阳浪表情怪怪的离开,Peter才反应过来要解释。

????“他好像以为我和你在……”允安直起上身,一边温和的笑着一边整理衣服。

????“你还有敢讲,要不是为了让你说实话,我会这么做吗?”Peter冷冷的瞥了他一眼,小指头又翘了起来。

????“我……”允安皱了皱眉,一向温柔的脸上透出丝丝无奈和苦涩。“我身不由己。”

????“都是你在说!”Peter讽刺的看着他。“自己别后悔!”

????他砸下话,丢下允安离开。

????“Peter……”允安的呼唤声中,隐约暗含乞求和脆弱。

????Peter离开的身形一怔,却没有回头,冷冷说着。“早就告诉过你,一步错步步错,回不了头的。”他打开门走出去,允安闭上眼,眉心紧皱。

????允安温柔的一张脸,此时却显出不合时宜的迷茫与忧虑,双手一把蒙上脸,无法抑制地发出低沉的呢喃声。

????站在门口的Peter心一横,决定离开,不料一转身便看见颜子若,正双手环胸,姿态优美的站在他身后。

????似笑非笑的表情,那双细长的眼里看似波光平静,却又像看穿了什么。

????“你怎么在这里?阿浪刚刚是来找你的。”Peter惊讶的问。

????她旋身,裙角荡开小小的弧度。“目前看来,这局落败的人,已经定了。”摸不着头脑的话平空响起,让Peter身体突然一僵,下一秒禁不住打了一个冷颤。

????这女人,原来什么都知道了。

????清脆的声音嘎然而止,Peter见她半回头,眼角带着揶揄的笑意,出口的声音仿佛在自言自语。

????“到底是谁的错呢?”

????欧阳浪一边走一边回想刚刚在休息室看见的情景,对这种事情,虽不至于大惊小怪,但多少会感到一点惊讶。

????“想什么这么专心?”颜子若不知何时来到他的身边,他瞟了她一眼。

????“跑哪里去了?”

????“洗手间。”她笑着问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????“没什么。”欧阳浪揽过她的肩膀,将她稳稳地护进自己怀里。

????“阿浪,你有听说过吧。”

????“什么?”

????“我是Y.Sa内部指派,负责挑选下一季代言模特儿的人。”她笑着说,他却连看都不看她一眼。

????“听说了又怎么样?”

????“你没什么感想吗?”

????欧阳浪垂下眼,见她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。

????“关我什么事?”那是她的工作,难道他能阻止吗?

????颜子若眸光一闪,眼睑垂下,缓缓低声轻言:“你如果真的无所谓那就好,无论如何,被选中的那个,是老板觉得最适合、最对的人。”

????欧阳浪轻轻的哼了一声,嘴角上扬的弧度更大了。

????“无所谓,不过,该是我得的东西,终究会是我的,你不会不知道,论适合,Y.Sa跟我气质更相符,论和你的配合……”

????他伸手抬起她的下巴,眼神充斥着张扬的笑。

????“你应该更能体会,我和你的配合,无论何时何地,都是完美的。”

????被他强烈的气势震慑住,颜子若只能一瞬不瞬地望着他,久久才反应过来,不禁开怀笑开。“阿浪真的很有自信。”

????“我只是很清楚自己的底线在哪。”

????颜子若不再开口,心里隐隐想着,这场竞争究竟会有什么结果?每个人的结局会是怎样?原本她无所谓谁胜谁败,甚至希望提早结束,她才能趁早解脱。

????而此时,她却有些微担忧,这个结果,究竟是会因欧阳浪的独特而反转乾坤?还是会将他打入黑暗,从此一蹶不振?

????很快,就会知道了。

????今天是第一次到维多利亚广场采排。Y.Sa的总裁施先生也会来到现场。

????“颜子若,你胆子倒不小,背着施先生跟男模特儿搞暧昧,你是不是不想待在Y.Sa了?”上次看她不顺眼的女舞者凯蒂,幸灾乐祸的讽刺她。

????却见颜子若一边换衣服,一边淡淡说道:“没关系,我迟早都要离开的。”

????她欠施先生一笔债,还清了,互不相欠,她便能自由,随时都可以离开。这笔债,还得太久太久,终于要结束了。

????凯蒂满脸狐疑,凑近问道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????她浅笑,只说了一句:“加油吧。”

????凯蒂不死心想再打听,却瞄到门外走进来的人,立刻收敛不再多问。

????“施先生。”

????听见声音,颜子若有些惊讶的抬头,见凯蒂慌忙离开。

????身着Y.Sa最新款非卖品,纯手工剪裁西装的施祖诚,气定神闲地踱步进来。

????施祖诚这个人,看上去气宇非凡,温和雅致,但颜子若知道,这些不过是施总裁的表象。他其实是个会让你沉溺在天堂和地狱之间的仲裁者,说深藏不露太过于谦逊,施总裁才是真正掌握控制权的人,从来没有人能够摸清他的个性。

????“准备好了?”施祖诚笑着问。

????颜子若点点头,神情显得更加冷淡镇定。“请您放心。”

????“你做事一向认真,极少让我失望,我自然放心。”

????颜子若的表情更加木然了。“施先生有什么事吗?”

????“有人传言你是我指派的,配合走秀是假,选人是真,你怎么看?”施祖诚饶富兴味的看着她。

????“大家说笑了,该选谁,选谁才合适,施先生自有定夺,怎么会是我这个外行能碰的。”她答得不卑不亢,心里却想起前不久前才问过欧阳浪同样的问题。

????施祖诚玩味的瞥了她一眼。“你不必这么谦虚,堂堂皇家舞蹈学院的高才生,你如果没眼光,岂不是说我不会挑人?”

????她心里一惊,暗自压下情绪,尴尬地笑了笑。

????“谦虚是应该的,能在皇家舞蹈学院进修,是托施先生的福,我没齿难忘。”

????“既然没齿难忘,你怎么还是执意要离开呢?”施祖诚不轻不重的一句话,却让颜子若整颗心都紧缩了起来。

????“我们一件一件慢慢说。”他闲适的伸长了腿。“Y.Sa下一季的代言人,我确实是想让你来挑。”

????颜子若震惊了一下,猛地抬头,对上施祖诚诡谲的目光,又连忙垂下眼睑,低声道:“我是外行,怕看人不准。”

????“你跟两位男模特儿朝夕相处,应该很了解他们才对,听说……”施祖诚语带保留,随即瞟了她一眼,整个气氛突然紧绷得让人窒息。

????随着他的话,颜子若的心跳节奏也跟着失序。

????“你跟那名叫欧阳浪的男模特儿关系很好?”

????颜子若眉心拢起,不知道他话里的真实意思,心里无端升起莫名惶恐的感觉。

????“大家都是朋友。”说出这句话,她的眉心仿佛就要纠结在一起,但又像怕被看出心思一般,立刻松开舒展。

????“只是朋友这么简单?”施祖诚略微疑惑的声音让颜子若的心猛跳了一下。

????只是朋友这样简单?她对阿浪,是什么样的感情呢?两人的关系都这么亲密了,她第一眼就赖定了他。这样的表现真的只是朋友吗?

????颜子若微微启口,轻轻的吁出一口气,自己也很清楚,如果不能有力的表示,是说服不了施祖诚的。原本心中早就做好的决定,为什么现在想轻松的表达出来,却感到无比困难,好像有一只手掐住了自己的咽喉,无法成言。

????还是,即将说出口的话,连自己也会感到悲凉和心伤?

????抬起脸,她用尽全力克制自己的心绪,拿捏恰到好处的表情。

????“是,施先生清楚我的个性,也知道我的心不在这里,大家都是朋友,维持朋友关系而已。”就是这样,没错,在施先生面前就只能是这样。

????“没别的感情吗?”

????“感情的事,不用太计较。”

????毫不犹豫地说出这句话,快得似乎是在逃避什么,怕自己一反悔,便会有无尽的心痛涌上胸口。

????本来就是要离开的,这是早就决定的事,怎么会因为某些人、某些事而踌躇?不该是这样,不该!

????颜子若的眉心细微地拧了一下,没事,她是对的。

????“嗯,很好,这样就不会有人说闲话了,你就替Y.Sa来决定下一季合约的代言人吧。”

????“施先生!”她禁不住扬高声调,施祖诚睨了她一眼。

????“有什么问题?这件事办不妥,你恐怕暂时还不能离开。”

????眼皮不自觉地跳动了几下,她垂下头,沉默了一会。

????“我知道了。”施祖诚用这个条件来威胁她,知道她一定会听从。

????“你心里已经有人选了吗?”施祖诚云淡风轻的问。

????“没有,不过我会依照Y.Sa的规则,选‘对’的人。”

????“很好,那我们说说第二件事。”施祖诚脸上荡开浅笑,有趣的看着她越来越紧绷的身体。

????“你还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开始学芭蕾舞的吗?”

????“五岁。”她的声音平稳得冰冷。

????“十岁那年,我父母欠了施先生一笔债,因为没有办法偿还,双方协商后,施先生没有再逼父母还债,甚至还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